爱尚小说网->网游->致命伴侣->章节

第十八章 失色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热门推荐:

“什么意思?”小雨显得有些紧张。

“我之前和你说过,每个人都会受控于某种弊端情绪,分别只在于强与弱,同样也应对你是否具有可塑性。”望着怔怔的小雨,凌决继续解释道,“其实在没遇到冷若尘之前,我很想将你进行转变,但只可惜你的悟性太低,很难面对真实的自己,我没办法给予你直面的帮助,我所能做的,www.asxs.com只有暗示。”嘴角扬起一勾微弧,“不过我还是舍不得丢弃你,因为你有很大的潜力。”

“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的话。”

凌决张了张口,却又叹了口气,“等过段时间吧,你自然会明白,现在还太早。”

望着凌决,小雨忽然被一抹恐惧占据了心头,可仍旧,不知这恐惧来源于哪里,也许,是意识到凌决所做的一切事,都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吧。

冷若尘跟随着苏沐冰走在公寓的楼梯上,一手抓着扶手,一手则拉着香雪,脚步放的很慢,似是在抵触什么。苏沐冰回头望了望冷若尘,笑了笑说,“没事,别怕,遇不到那混蛋的。”

忽然,苏沐冰看到冷若尘的神情顿住了,回头望去,一位中年男人正下楼,而他,正是冷若尘的二叔。二叔撇了冷若尘一眼,也没言语,仿佛没看到一般擦肩而过。

“叔叔!”

香雪忽然喊道,而二叔头也没回,径直走下楼去,冷若尘俯身悄声对香雪说,“那不是叔叔。”

“是啊,就是叔叔。”香雪的声音更大了。而冷若尘索性抱起香雪向上走。

苏沐冰望着冷若尘,眼神变得憔悴。

开门后,回头又望向站在门口的冷若尘,看到她同香雪望着对面的门。

“门也换了啊,是怕我们回来偷东西吗?”

苏沐冰扬笑的说,“过去就过去了,别去想它。”

“我也就是说说。”冷若尘回过头,和香雪走进苏沐冰的家里,看到苏沐冰家的内室和家具摆设,不由的叹言道,“你家还是和原来一样啊。”

“一样乱吧,哈哈哈。”客厅内的杂志,饮料,袜子,到处都是,苏沐冰忙简单的收拾了下,把沙发腾出地儿来,拍了拍说,“先坐吧,晚上他们不回来的。”

苏沐冰从冰箱里拿出两瓶饮料,递给她们两个,随后又望向冰箱的时候,突然叫了一声,不禁吓了冷若尘和香雪一跳,“怎么了?”

“忘存年货了,什么都没有,现在还有卖吗?”

“不知道,估计都关门了吧。”

苏沐冰垂头丧气的走过来,埋怨的说,“这怎么办啊。”随后说,“要不你给沈易言打个电话,借点儿菜过来。”

洗手池处的水龙头已锈迹斑斑,也许是因为时间腐朽的太重,看上去污秽不堪,清水从龙口内一点一丁摔在池中,蓄积过半,忽然一滴红色的液体滴落而入,似是想深入池底,却沉沦又浮之而上,以螺旋状形态向上升华,扭曲的模样在下一个瞬间,渲染整片水域。突然喷下冷水,刺激着胳膊泛起一阵痉挛,汗毛也像是连锁反应般悉数竖立,接近手肘边有处伤口,貌似是被碎片划伤,沈易言小心的清洗,忽然听到客厅传来一阵吼骂声——

“怎么没砸死你!你个混蛋!还有脸回来!你给我出来!”粗犷的吼声宛若是一阵雷鸣。

“别生气了不就是几百块钱吗!”随之又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孩子,别出来,阿姨帮你,你就呆在里面。”

沈易言仰头沉吸一口气,望着污渍斑斑的镜面,又望着镜中的自己,此刻,凌乱的头发上尽是灰尘,衣领也被撕扯褴褛,侧头望着反锁的卫生间门,透过玻璃纸看到两个黑色的影子争执着,吼骂声仍旧未能休止。

双眸失色无神,沈易言感觉现在就像是一个傀儡,手指僵硬的放在门拉上,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直至听到一声清脆的掌掴声,才忍不住开门出去吼道,“别骂了!行吗!是我错了!你们别吵了!”

“你吼什么!”沈易言的父亲冲上前去一拳打在了沈易言的脸上,沈易言摔倒在地,望着憔悴的父亲,可以清晰的闻到他身上的酒腥味,父亲盯着坐靠在墙壁的沈易言,话语不清的问“你说,你到底偷了多少钱……”似是酒精已上头,父亲的身躯摇晃着,手扶着墙,低头看着沈易言又问,“……那些钱……都去干嘛了,说!不说我,我今天打断你的手!”

“好了好了,别骂了,回去睡觉吧。”赵月拉着沈易言的父亲朝卧室走去,而沈易言埋着头,沉默不语。好不容易才将父亲安置在床上睡着。赵月摸了摸刺痛的脸颊,出来看了看仍旧坐靠在卫生间处的沈易言,深叹了口气,随之走向了厨房。

老旧的家内被陈乱的杂物拥挤的格外局促,地上的青瓷砖被年月侵蚀的糜烂不堪,墙上暖气片的锈渍也积累深厚。因为处于一楼,所以整个房间看起来分外昏暗。沈易言走到卧室,阳台处刚洗好的衣服还在落落水滴,换好一身衣服,又去卫生间洗了洗头。

见沈易言要出门,赵月喊说,“你去哪?不吃饭吗!”话音刚落,便传来一阵沉重的闭门声。

走出门外,阴沉沉的天空虽已接近黄昏,但萧条的铅云却遮蔽了那原本灿烂的霞光,而挣扎的那点暖色,也在回眸时被无情的埋葬。

小区外便是街市,被周边的大楼所掩盖,像是筑起的遮羞墙。摸了摸口袋,才想起手机上午的时候已被父亲摔坏了。

冷若尘从家里拿了些菜,在苏沐冰家忙活着做饭,苏沐冰在旁也帮着忙,而香雪则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易言这家伙去哪了?手机一整天都关机。”苏沐冰手不停歇打着鸡蛋说。

“不知道。”冷若尘摇了摇头。

望着坐在沙发上的凌霄,凌决仍旧感到很意外,斟酌片刻,终究还是问她为何今天晚上不去陪母亲陈美佳,而是来到这里。没想凌霄平静的说,“和妈妈度过了很多个年,你却始终缺席,可能你现在对妈妈还存在排斥心理,但我想,她知道现在我和你在一起,一定也很开心。”

听到凌霄的话虽凌决仍旧冷颜冰眸,轻淡的应了一声。

小雨呢?

小雨当然是守候在家中,和父母一同观看着春晚,不时会为节目而感到唏嘘,感到欢喜,若从远处透过窗望向整个客厅,可以强烈的感受到温馨这两个字的含义。(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无尽修行超能教师大明天启录凌天九剑他是半尸超脑之王盗影魔纹花间小神厨帝国都是男妖精史上第一冒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