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网游->致命伴侣->章节

第十九章 空地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热门推荐:

除夕的夜晚街道上格外的清净,无论是大型商场还是街边小铺,大都闭门温存在家,与亲朋好友一起度过这绚丽的节日,可偶尔还是会看到一些人漫步在这个城市中,会有情侣相拥相抱,会有老人赶着脚步回家,会有青年相跟着走向夜店,同样的,也会有像沈易言这样的人独自游荡。

抬头望着四周高楼的霓虹灯,在夜空之下,显得格外孤冷,也许是因为没有人气吧,凸显不出它的美丽,反而会嗅到寂寥之息。寒风吹来,冰凉的双手在拉扣衣服锁链的时候,不小心夹到了脖领,刺骨的感觉比那风还要阴冷,不禁缩了缩脖子,而泛起的“鸡皮”也渐渐消失。

沈易言漫无目的朝前走,或许是无意识吧,不知觉走到了冷若尘家,站在小区门口,看到楼底处地下室的窗是昏暗的,随之心里反射过来一个答案——

应该在苏沐冰那吧

虽是这样,但还是走向楼内。不知是因为门锁损坏,还是居民嫌麻烦,楼门长时间是开着的,被一块砖所阻挡。拍了拍手掌,地下室的声控灯亮起,又敲了敲冷若尘家的门,无人回应,随即便缓步走了出来。

其实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也想过给冷若尘打电话,在她家过一个年,但在这样的夜晚小铺都已关门,而街边的公用电话,也在早几年全部拆除,没有通讯设备,自然找不到她,况且自己根本不知道苏沐冰的家在哪。

也许吧,在这样的一个城市,这样的一个社会,丢失了某个人的联系方式,就很难很难再找到他(她)了。

若说偶遇,那也不过是一丝挣扎的幻想罢了。

天空貌似更黑了,黑暗的连一颗星星都未能找到,而风,也好像更过分了,过分的吹起地上的尘埃,撞进了眼睛里。

现在去哪?

你问我知道!?

自问自己,又对自己发火,在旁人看起来像是精神分裂,但他自己却知道,那不过是一种无处宣泄的方式而已。

冷若尘给沈易言又打着电话,仍旧是关机,走到苏沐冰卧室的窗台前,望向窗外,忽然看到楼底的水泥砖,不禁陷入了沉思,回想起那天母亲坠楼的情景。

直至听到苏沐冰的叫喊声,冷若尘才回过神,随即佯装没事的样子,出去坐在了沙发上,叹了口气,“还是关机。”

“找他过来玩会儿都不行,明天好好说道说道他。”苏沐冰无心说着,侧头看到冷若尘的时候,发觉她的眼角残留了一滴泪水,又朝窗台望了望,大概知道她刚刚在想什么,咧了咧嘴,本想安慰她两句,但又觉得没那必要,随后装作没看到的样子,回过了头。

怅凉的夜空下,沈易言坐在广场的长椅处,仍旧是昨天与小雨见面时的那个位置。广场空无一人,不免心里又会多想,为了抑制这种情绪,又起身离开。忽而加快脚步,忽而放慢步伐,没有目的的前行,始终是忐忑的。就这样走着,走着,停在了一条小巷口处。小巷内昏暗的路灯散发出枯旧的光芒,幽幽的连自己的影子也看不清。

不知觉的朝小巷内走去,路过几户人家的时候,还可以听到从中传来的欢笑声。

突然听到一声凄惨的叫喊声,惊的沈易言一颤,随之平静下来继续朝前走。小巷的深处仍旧还是没有规划好的房子,中心是矩形平地,一些上个世纪的老旧砖砌茅厕拥聚一起,貌似这些也是每个住宅户的财产。这里更是昏暗至极,没有光亮,如同是关了灯的房间。压着脚步走着,又听到一阵叫喊声,这次清楚的可以听到是一个女子的音喉。不觉朝声音的方向走去,当那叫声再次响起时,沈易言看到一位衣衫褴褛的长发女子被一个男人压倒在地上,实施,而另一个男人则站在旁边,似乎在放哨。

“滚开!”站在一旁的那个男人朝走来的沈易言丢了块石子。

沈易言侧头望了望那女子,看不清面庞,但却能够感受到她非常的痛苦,一时间脑海中一片空白,如若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傀儡,不知该做什么,也不知该想什么。

“啊!——救我!救我!”

她在恳求自己,可仍旧站在原地怔怔的望着她,而边上那个男人指着沈易言又吼道,“滚开!听见了没有!”

正当沈易言准备转身离开时,一辆面包车忽然驶来,转弯时车上的大灯,投射在几个人的身上,强烈的光刺激着眼睛不禁伸手去遮挡,扭头避开的那一瞬间,看到了那个女子,大概比自己大四五岁,散乱的头发上尽是灰尘,冰冷的双眸闪烁着寒流,如若是一把刚开刃的利剑,刺进沈易言的胸膛,而那张平静与绝望共存的面容,同利剑,在脑海中留下一道醒目的疤痕。

当面包车驶去,边上的男子再次回头,沈易言的身影已消失于视线内。

坐在小巷内的一处石阶上休息着,沈易言朝小巷内又望了望,喃喃的安慰着自己说,“没事的,没事的……”

其实从那个地方离开时,心里还是很想帮女子的,但现在,却又觉得完全没有必要,非亲非故,为何要帮她?搞不好还弄自己一身脏。

虽是这样想,但心中好像还有一个声音在排斥自己——

这样的事全世界每天都在发生,多一次少一次又怎样?毕竟没有发生在我身上。

沈易言突然被扇了一巴掌,抬头望去,刚刚那女子竟站在自己面前,微肿的脸颊,凌乱的发丝,恍惚的双眼,即使裹着严实的大衣,还是能够看到锁骨处恶心的抓痕。

如刚刚那惶恐的眼神,盯着沈易言,只是又多了几分怨恨。

那女子又给了沈易言一巴掌,沈易言恼羞成怒,吼道,“你疯了!有病吧你!”

女子依旧盯着沈易言,没有言语。

随即沈易言起身准备走开,却被女子紧紧抓着胳膊,回头皱着眉,压着声音,“放开。”

www.asxs.com

她仍旧没有言语。

“放开!”沈易言甩了下胳膊,挣开她的手。

“你为什么不救我……”女子的声音已有些沙哑。

沈易言回头望去,看到她咬着嘴唇,落寞的脸颊上此时已满是泪水,突然女子蹲下身,捂着脸埋在膝处痛哭着。沈易言怔怔的看着她,脖领红色的伤痕比那哭声还要醒目。(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无尽修行超能教师大明天启录凌天九剑他是半尸超脑之王盗影魔纹花间小神厨帝国都是男妖精史上第一冒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