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玄幻->吸血骑士夜->第十九夜:吹风笛的人[P!]

第十九夜:吹风笛的人[P!]

本书作者其他书: 七月阴阳寮

上6oo了,老规矩,加更一章。

下一回加更,可以把目标定为8oo了吧。

票子给我投起来!Fight!

拜谢。

-------------

从苏格兰转航班到挪威,即使是隔海相望,也得等待一段时期,直到新航班时间表贴出来为止。塞西莉亚是没这个耐心在等候室蹲上半天甚至一天的。

苏格兰虽然里挪威很近,但是海面上不稳定的天气是航班是否启航的未知因素。果不其然,两个小时后,苏格兰布海平面大雾警报,所有航班今天取消。

沮丧的塞西莉亚被夜疏凌笨拙地好言相劝,这才打起精神在城里随意逛逛。

苏格兰到处都弥漫着浓郁的中世纪风格,用黑灰色火山石修建的尖顶宫殿、教堂和城堡充满古老的沧桑,成荫的绿树,浓密的芳草以及盛开的鲜花不遗余力地点缀着街心花园。

这使得两人同时想起那座白墙的教堂,相视一眼,同时迈开步子,走进了这座黑灰色的教堂。或许不是周末的关系,教堂里人很少,偌大的尖顶大厅里显得空荡荡的,前面是白色的十字架,边上还有做各式吹奏歌唱状的小天使,肉肉的翅膀令这里肃穆的气氛中多了一丝俏皮可爱。

夜疏凌不指望他们的运气好到随便进个教堂就能找到地图,但是感受一下宗教的氛围也是不错的。坐在长椅上,他抬头望着纷繁的壁画,好多还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笔触,不由有感而生,转头对塞西莉亚道:“这些画很漂亮吧……喂……”

塞西莉亚靠着他的肩睡着了,或许是海路多日的颠簸使她异常疲倦的缘故,竟然一坐下就陷入了梦乡。栗色的头虽然被夹夹住,但还是有一缕不听话地垂下来,蹭着他的脸,散出清爽的薄荷香气。

夜疏凌一动不动地坐着,天空不知何时散去了阴霾,午后的阳光透过花玻璃格窗穿进来,颇有点圣洁的感觉。不远处,长一声短一声地响起苏格兰风笛声,可以隐约联想到,不远处的树荫下,有一位风笛手,身边满是凝神细听的孩子们。

悠扬的苏格兰小调在耳中听来分外优美,他几乎想将时间定格在这一刻,将它做成一副世间最美的图画,永存于心底。

不知过了多久,天已经暗沉下来,夜疏凌担心错过航班,小心翼翼地试着推了推塞西莉亚,低声道:“喂,快醒醒。”

“唔……别吵我嘛。”塞西莉亚无意识地嘟囔着,“哥哥你自己去见那些小姐们吧,我可没兴趣和无聊的大少爷们说闲话。”

“哥哥?”夜疏凌疑惑地听着她的梦呓,这才现自己从相识至今没有好好了解过她。如此想来,月夜出现的少女,勇敢与吸血鬼搏斗,随后吸血鬼就莫名地恢复成*人类,还有与人鱼之族异常熟悉,对危机尤其是吸血鬼来袭时的敏感。

那么多与普通人类少女不相符的现象出现在她身上,塞西莉亚究竟出身于什么家庭?从她的话语来判断,似乎是个大家庭,有兄长,还有许多应酬,而且她本人很讨厌这类活动,的确也与她的性格相仿。

想到这儿,他的嘴角微微翘起,放缓了手,轻柔地捏捏她的脸颊,指尖柔软的触感令人恍惚。既然是同伴,就该彼此相信不是吗?何必一定要追查他人的**呢?更何况,塞西莉亚如果认为能说,就一定会说出来的。

“咦……”塞西莉亚终于睁开了眼睛,眨巴了下金棕色的眸子,迟缓了三秒后猛地跳起来,“啊!真是抱歉!我竟然睡着了!”

“没事。”夜疏凌揉了揉肩膀,不远处的风笛声时断时续,像是被清风吹散了,“已经傍晚了,我看今天轮船是不会开了,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回等候室等待明天开船吧。”

两人走出教堂,夜色中的街心花园尤为浪漫,在不远处的长椅边上,站着一个男子吹着风笛,几对情侣还有几个孩子在边上听着,倒使凉凉的夜风中多了一丝温暖。

风笛手看到走近的两人,放下风笛微笑:“两位是情侣吧,要不要来听一曲苏格兰高地风味的爱情小调?”

塞西莉亚的脸腾地红了,慌忙与夜疏凌保持距离,摆手解释道:“我们只是朋友。”

风笛手的目光在两人不自然的脸庞间打转,然后笑道:“抱歉,要不我以一曲小夜曲作为补偿?两位不必客气,在这里坐下吧。”

轻灵的小夜曲在风笛管中响起,带着苏格兰高地的特殊风味,仿佛空气中都有醉人的威士忌香气,伴随着这曲曲子,更是宜人心脾。

夜疏凌看着塞西莉亚的侧脸,线条柔和却不失刚强的脸,栗色的头在夜色中有着暗泽的光,那样的专注和欣赏。如果我们真的是……

他拼命摇摇头,自己在乱想些什么?被自己搅乱了心智?这样爸爸定会又多出一串说教来。深呼吸几口,他在音乐结尾时拉起塞西莉亚:“我们去吃饭吧。”

“啊,好。”塞西莉亚从音乐世界中被拽回来,有些依依不舍,但也接受了他的意见。

从路边烧车买了充满当地风味的肉卷,还有V伯爵家里小精灵做的黑车厘子巧克力饼,抱着两盒牛奶坐在等候室,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沉默。

塞西莉亚一口一口咬着黑车厘子巧克力饼,有些遗憾自己把薄荷味的点心早早地吃完了,只能稍稍怨念地喝着牛奶,偷偷瞥了眼身边的夜疏凌,心里泛起异样的滋味。

或许是自己被那曲曲子感动得以至于迷惑了心神吧。她吐了口气,自己还得与他合作找出第三件圣器的下落,保护自己的家族,其他的感情,根本没有吧。

两人同时不断告诫着自己这次旅行的目标,默不作声地吃着东西。从外人看来是一对一起旅行的搭档,但实则的感情,却格外的复杂。

迫近晚上时分,航班终于再次开启。好在这一批开启的航班中多以近距离航线为主,从苏格兰前往挪威的船次也包括在内,两人随着人流登上甲板,找到自己的船舱。如此一来,只要在这里睡一晚,第二天就能到达挪威的海港了。

塞西莉亚望着船舱外的星光和人头,舔了舔嘴唇,突然很想喝杯鲜血。她强忍住这种冲动,把目光从低头看书的夜疏凌脖子上拉下来,手紧紧地握成拳头,抑制自己的**。

血族的血瘾就像是毒瘾,来时如排山倒海,势不可挡。

身体里每一处的血管都在叫嚣,叫嚣着新鲜血液的进入。她此刻满脸苍白,冷汗从额头细细地渗出,不一会儿就打湿了前额的头。

夜疏凌终于现了异常,紧张地放下书,上前问:“你怎么了?”

天哪!不要离我这么近!塞西莉亚心底呐喊着,强撑出一个笑容:“没事,肚子疼,我躺一会儿就好。”

“我去给你叫船上的医生吧。”他说着就要离开。

“没事!真的没事!”她不得不抬高嗓门叫他回来,“女孩子肚子疼还能有什么事?”

夜疏凌愣了愣,脸涨得通红,转身道:“我帮你倒杯热水。”

塞西莉亚在他转身的刹那,迅从包里拿出一个血锭,开门出去:“我去厕所。”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咪咪阅读,www.mimiread.com 安装最新版。】

在热水间倒了杯凉水,她蹲在无人的角落把血锭扔进去,看着血锭像泡腾片一样泛起一杯的血红色,直至消失了踪影。

迅喝下一杯味道不怎么新鲜的稀释血液,塞西莉亚喘着气抚着胸口。

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控制不住要喝夜疏凌的血液怎么办?

---------------

[注释一]吹笛子的人,这个外国童话大家都听过吧,我就不啰嗦了,小朋友要小心不被陌生人拐跑哟。

[注释二]苏格兰肉卷,把牛肉搅碎,再用新鲜的香草、蒜茸、面包糠、辣椒和威士忌把这些牛肉黏结在一起,卷起来烧熟之后在切成片。这道菜式是苏格兰人的家常菜。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兵王无双 神武战王 开挂闯异界 头狼 校花的贴身高手 废少重生归来 万道龙皇 都市最强仙尊 修仙狂少 闪婚惊爱
相关推荐:我在大唐卖烧烤封印千年的徒弟他回来了妖王宝藏天国的宝藏血裔骑士暴露啦我就是宝藏男孩东陵宝藏之谜舞袖倾城:腹黑王爷轻点宠最强进阶系统白眉鹰王殷天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