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现代->转校生->29、甜与苦只有一门之隔

29、甜与苦只有一门之隔

第三十二章甜与苦只有一门之隔

两人热烈青涩的热吻很快便告一段落,快得甚至来不及体味其中的味道。黑暗中,两人都有些喘息不均,许久谁也没有说话,只能听到彼此有力微快的心跳声和微粗的喘息声,空气中跳动着爱的音符。

因张子昂突然做出的这个意外举动而懵掉的萧逸,有点儿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脑中一片昏昏然,心跳得奇快,一双漂亮有神的眸子紧紧盯着张子昂有些微喘的帅脸,想从上面看到些什。他好期待可以看到些什么,亦或是听张子昂说出些什么,可惜,此时那张脸却垂得很低,萧逸根本看不到此时张子昂的表情。

这个家伙,竟然……吻了我,他……喝酒了?不会,刚才和他接吻时,没有闻到一丝酒的味道,那他是……

你这个家伙,倒是说句话啊,吻完人家就连看都不看一眼了,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起来吧,回家先把湿衣服换下来。”

终于,萧逸率先打破了沉寂的气氛轻声说道,那故作轻松的语气中,似是强压着一股失望。萧逸起身一把拉起了地上的张子昂,张子昂顺从地随着萧逸站起身,跟在萧逸身后进了门。

进门后,终于降温冷静下来的张子昂看着前面低头换鞋的萧逸,不禁有些担心懊悔起自己刚才任性冲动的举动来。

刚才……不会吓到他了吧,他会不会生气,今后……会不会不理自己了……

想到这些,张子昂的心中愈发揣测不安。

我突然对他做出这样的举动,今后,会不会和他连朋友都没的做了?

毫无恋爱经验的张子昂此时竟有些害怕起来,看着萧逸的后背,张子昂不由伸出双臂,从萧逸身后慢慢环住了萧逸的脖子,将头靠在了他的后背上,就那么抱着,抱着,静静地听着萧逸强有力的心跳声。

如果……今后你不再理我了的话,那就让我再抱抱你吧,张子昂心中这样告诉自己。

刚换好鞋的萧逸被张子昂突然从背后抱住吓了一跳,他不知道今晚的张子昂这是怎么了,他现在这种反常的举动和那个喝了酒就会变身的张子昂还不一样,更何况他并没有喝酒。话说白天这个家伙还对自己冷淡别扭的要死呢,一副看你不爽龇牙咧嘴的表情,这到了晚上怎么……

背后湿热的呼吸暧昧的灼在脖子上,痒痒的,酥酥的,很舒服。萧逸用手轻轻地掰开张子昂的手臂慢慢转过身,看着满脸带着几分恐慌、几分不安、还有些许害羞和窘态的张子昂,萧逸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跳,又加速了。

怎么一张脸上会同时出现这么多表情,为什么在别人面前冷傲嚣张不可一世的你,却经常在我面前露出这种孩子般乖巧可爱的纯良表情,为什么我看到你的这个样子都会忍不住的心疼心动,为什么你对我冷淡我会心痛难受,为什么你抱了我吻了我后没有觉悟的样子让我恼火,可我却依然会纵容你每晚甘愿当你的抱熊……

张子昂,你知道吗,我其实……好喜欢你啊!

张子昂被萧逸充满柔情的眸子看得有些不知所措,从脸上一路红到了脖子上。

“我,我……”

“你……什么?”

不知为何,萧逸竟紧张起来,心中狂跳,一双炙热期待的目光直视着张子昂羞窘的俊脸,眨也不眨的不放过张子昂脸上任何细小的表情变化,俩人的脸几乎贴在了一起,暧昧的气息交缠在一起。

张子昂躲避着萧逸的凝视,垂下眼帘,眼中的不安与羞窘被漂亮的长睫毛半遮半掩,心脏跳得跟刚跑完马拉松似的。

你爷爷的,我tm紧张什么,不就是告白吗,他不同意了还能咬死我不成!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咪咪阅读,www.mimiread.com 安装最新版。】

张子昂终于又鼓起勇气,抬起长长的睫毛正视着萧逸。

不行,咋一看这张脸就又紧张了!算了,小爷我今天豁出去了!

张子昂红着脸结巴着说道:

“我……嗯……我想……想……我喜欢上你了!”

说完,又慌忙垂下眼帘,将目光快速地投向了脚下,只可惜,错过了萧逸眸中闪现出的那份惊喜,还有那份漾在眸中的翩翩爱意。

张子昂刚才说话那声音,是由大到小,由慢到快,到了最后一句,快得就跟超音速似的,声音轻得就跟蚊子哼哼差不多。心说这几个字怎么会这么难说出口,简直比最拗口的绕口令都难嘛,舌头差点儿缠在一块儿打了结儿。

真tm费劲,就您这几个字儿还是鼓了半天的勇气,下了半天的决心,又跺了好几脚,什么都豁出去了才从嘴里蹦出来的,你说你平常你跟人家耍贫嘴的时候怎么说得那么利索,说得结巴成这样儿还想着说什么绕口令,回头你再把老师给活活气死。

可是我们的萧宝宝还是从张子昂含糊不清低不可闻的声音中捕捉到了重点,稍愣了一下,随即嘴角扯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两只手放在张子昂的双肩上,依旧紧盯着张子昂戏谑地说道:

“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再说一遍好不好?”

张子昂被萧逸戏谑的语气激怒了,猛地抬起头,冲着似笑非笑的萧逸大声喊道:

“本少爷说我喜欢你!”

那声音,那神态,就跟即将就义的革命烈士在高喊中国共·产党万岁一样。喊完了不就挨一枪吗?你爷爷的,这有什么!

可是咱们的子昂宝宝没有吃到枪子儿,他的“你”字的话音刚落,嘴就被两片温热柔软的唇覆上了。

所有的话语都化作了一个浓情蜜意的深吻,柔柔的,细细的,暖暖的,甜甜的,浓浓的……

萧逸突然覆上来的这个深吻,将张子昂心中所有的不安与惶恐都随着这个令人窒息的甜蜜蜜的吻融化掉了。

原来你也和我一样的心意吗?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为什么……

大脑缺氧不能思考了,脑子里一片昏昏然,想说的,想问的,都搅成了一团浆糊,剩下的,只有全身心的去感受,去享受,再全身心的去回应……

两人一路由玄关吻到客厅,彼此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对方的心跳,对方的爱意,对方的浓情……

怪不得人们都这么s衷于亲吻,果真是妙不可言,从没想过对方的双唇竟是如此的柔软香甜,从没想到接吻的味道是如此的甘美醉人,难道说嘴里含着酒心儿巧克力呢不成?更没想到接吻的感觉竟会传遍身上的每一个细胞,痒痒的,麻麻的,酥酥的……又湿又痒的……

嗯~?又湿又痒?这是什么感觉,为什么只有脚上有这种又湿又痒的强烈感觉?

恋恋不舍的分开双唇低头一看,萧逸直接就蹦了起来,也就是张子昂反应快,一下子就将萧逸抱在了怀里。

只见他们家兔兔正吐着小舌头舔着小嘴歪着头看着他们,一副意犹未尽我没舔够的表情。

张子昂看着地上的小东西,又恢复了往日的傲然神态,抱着萧逸调皮地冲着兔兔眨了下右眼,邪邪地咧着嘴笑着说:

“这可是我的,没你的份哦!”

张子昂的话音刚落,就被萧逸红着脸从脑后给了他一巴掌,嗔怒地说道:

“你给我洗澡换衣服去!”

沐浴换衣后,萧逸已经给他准备了一杯加了baileys的巧克力牛奶,当然baileys加得是适量,适量,再适量。

张子昂坐在厨房的吧台椅上,手里捧着热乎乎的巧克力奶,感觉从未有过的甜蜜幸福感铺天盖地而来,心里觉得甜呀,美呀,乐呀!

俩人就那么干坐在那里,彼此互相看上一眼又迅速闪开,谁都不好意思先开口,也都不知开口该说些什么,气氛一时有些暧昧的尴尬。

你说你们俩刚才那股热吻的劲头儿也不知道都跑哪儿去了!坐在那里互相傻看什么,接着该干嘛干嘛不就得了,也好让我有机会打上一行以下省略多少多少万字之类的,让人yy到喷鼻血喷到晕死过去的句子!

你爷爷的,这儿有你什么事儿!

张子昂和萧逸同时抬脚,将无良的色作者踹出了窗外。nnd,踹完了还同时不忘酷酷地掸了掸裤脚儿!

就在两人持续的暧昧胶着状态下,突然响起了清脆的门铃声,那铃声在这安静的时刻显得格外刺耳。俩人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萧逸又快速扫了眼手腕上的表,十二点四十分,这深更半夜的,会是谁?

打开门后,萧逸脸上的表情,是二十六个字母就剩下 o 了。

“jack!?,你,你怎么会来?”

萧逸又是一副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看着jack,刚从他那里回来还没两个小时呢,怎么这么快他就又跟过来了?

“hello,sonny,再见到我惊喜吗?”

满眼带笑的jack又给了萧逸一个深深的拥抱,看着满脸问号的萧逸,jack咧着嘴轻松地说道:

“哦,其实是我公寓的空调坏了,热得我睡不着,还以为下雨会凉快些的,哪想到房间里这么闷,所以过来找你聊聊天儿,今晚睡在你这里不介意吧。”

“哦,这样啊。那请进吧。”

萧逸无奈地将jack请进了房间,心话说刚才在你家没觉得热呀,怎么这么会儿功夫空调就坏了,而且拉着我从早上一直聊到了晚上,你还没聊够是怎么着。可人家都已经这么说了,也就只好开门迎客了。

跟随萧逸来到客厅,jack看到坐在那里的张子昂后,不禁微楞了一下。这个小子不是回家了吗?这个时候怎么会在我的sonny家?jack虽然诧异不爽,不过还是冲着张子昂绅士地笑着点点头打了个招呼。

张子昂也是微微一愣,这么晚了,这个黄毛跑来干嘛?刚才那张柔得滴水的帅脸迅速结冰成了块儿,对着jack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萧逸觉得这俩人一照面的同时,一股低气压云带就在自己头顶的上空盘旋,周围的暗黑紧张指数噌噌地往上飙,空气中似是充满了易燃易爆的气体。

你说这俩咋这不对盘儿捏?

废话!这要对了盘儿了不就麻烦了,回头俩人一块儿把你撕巴了!

“那什么,太晚了,那我们就睡吧,明天再聊。”

既然你是来睡觉的,你们俩一照面又把我整得这么紧张,干脆啥也别说了,都直接进屋睡吧。

张子昂一口把杯子里的巧克力牛奶喝光站起身,看了眼jack犹豫了一下,没好意思进萧逸的卧室,反而向客房走去。

你说你不觉悟以前是哭着喊着的要和萧逸一起睡,踹都踹不出去,现在觉悟了,反而脸皮薄不好意思了。喂!喂!子昂宝宝啊~~我说现在可不是你该耍纯良乖巧的时候啊!

萧逸看着张子昂的背影,心中有些淡淡的失落感,不过jack还在呢,怎么好意思上去把那个家伙拖到自己房里。于是萧逸领着jack到了另外的房间,在房间门口,jack在萧逸的额头上又吻了一下,低沉的磁性嗓音轻轻地说道:

“晚安sonny,做个好梦。”

什么好梦,好梦都已经让你搅了!

窗外,巨大的闪光撕裂了黑暗,那闪光吃力地抖动了几下,便隐没于黑暗,随后,雷公便追踪而至,那轰隆隆的雷声震得窗户似乎都在发抖,雨点如铺天盖地般倾泻下来……

这场八月的雷雨下得真是痛快,这种天气最适合在家闷头睡觉了。

于是三人无话,都各自怀着心事进了房间睡觉,至于进到房间后的个人心里活动,恐怕只有他们本人知道了。

睡到后半夜时,萧逸在朦朦胧胧中,觉得床上多了个人。

哦?子昂吗,你还是来了。

萧逸心中顿时感到甜蜜安心,不过实在是太困,没有理会他,继续睡,反正不久后,自己又会像抱熊般,被这个家伙紧紧地抱在怀里。

萧逸其实很喜欢被张子昂紧抱在怀里的感觉,暖暖的,让他觉得踏实安心,还有……幸福。

床上的人在黑暗中静静地看着萧逸的睡脸,越看越喜欢,越看越爱,越看越把持不住……

看着看着,那人终于情不自禁地,慢慢地,轻轻吻上了萧逸光洁的额,挺直的鼻,性感的唇……

睡得迷迷糊糊的萧逸以为是张子昂,便闭着眼任由他亲吻。那人可能没有想到萧逸竟然这么乖,竟没有丝毫反抗不悦的意思,便逐渐开始大胆起来,不但加深了吻的力度,左手竟开始麻利地解上了萧逸前胸的睡衣扣子……

当那人的狼爪子完全解开了萧逸的睡衣扣子,把手探进去开始抚摸萧逸那光滑如丝的肌肤时,萧逸感觉出不对劲儿了,脑中瞬间清醒过来。

不对,这个人身上的味道不是他所熟悉的张子昂的味道,这个滑腻娴熟的吻和张子昂那青涩热烈的吻也不同,而且,张子昂的吻里只有浓浓的情,不像现在这个人,吻中除了情以外,更多的是欲。

就在萧逸刚要推开身上的人时,他的卧室门先他一步被推开了,房灯也被同时打开,刺眼的灯光晃得他一时睁不开眼。

张子昂看着床上香艳的景象,先是惊讶,后是愤怒,瞬间便转为暴怒!

只见那个黄毛正伏在萧逸身上亲吻着他,萧逸身上的睡衣也几乎快被脱了下来,露着白皙性感坚实光滑的胸膛。

张子昂盛满愤怒的眸子烁烁地闪着亮光,宛如一头即将暴走的野兽,可瞬间,那似要喷火的眸子又降至冰点,嘴角竟浮上了一抹嘲弄的微笑。

“哼,原来……你是谁都可以的,今晚,我来错了!”

说完,便带着满腔的愤怒与伤痛转身离去,却忽视了萧逸那双漂亮的眸中所闪现出的无限委屈与受伤……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热门推荐:兵王无双 神武战王 开挂闯异界 头狼 校花的贴身高手 废少重生归来 万道龙皇 都市最强仙尊 修仙狂少 闪婚惊爱
相关推荐:来自修真的你替嫁萌妻:霍少宠妻101次王爷,站住,本宫要非礼你柯学世界的金田一在柯学世界开情报屋韩娱之实力偶像我在大唐卖烧烤封印千年的徒弟他回来了妖王宝藏天国的宝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