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古代->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第1951章 是他做的

第1951章 是他做的

本书作者其他书: 八零神医小媳妇 万金下堂妇 第二夫人 剩女夫人 薄情王爷下堂妻

沈清辞这才是打了一下哈欠,“我要睡了,你下去吧。”

白梅这才是下去,就准备去库房那里,也是找找是否,真的就是丢了一个铜板来着,若是丢了,那也是要捡起来的。

而在白梅离开之后,沈清辞这才是抱起自己的头。

真的是太疼了。

年年跑了过来,舔了舔她的手指。

“我没事。”

沈清辞将手放在年年年的脑袋上面,也是轻轻帮它顺起了毛,而她头上的疼痛,也是越发的严重了起来。

她突是向后一倒,也是将自己的头,重重撞在身后的墙面之上。

她都是忘记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疼过了,最疼的就是当年的天罚之时,可是现在她又没有做什么,不可能再有天罚降下,所以还是上一次,烙宇逸给她喝的药里有些什么东西不对。

烙宇逸自是不会害她,只是因为她的体质特别,所以药性可能会有相冲,所以才会的如此。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而她也就只能继续的忍着。

或许再忍忍,就不疼了,再忍忍,也就能好了。

他们现在都是很忙,她便不要再是给他们添乱了。。

“叽……”

年年跑了过来,又是舔起了她的脸,好像也是十分的担心她。

“叽叽……”

它再是叫了一声,可是沈清辞却没有给它回应。

它急的团团转了起来,最后跳下了床塌,也是向着外面跑去。

直到它跑到了门口,再是想要出去时,门却是开了,而后从外面,也是走进来了一个人。

“叽……”

它叫的声音,又急又是紧的,也是高兴的向前跑了过去……

这时一双手伸了过来,也是起将它抱了一个满怀。

“怎么了?”

清润好听的声音,清风一缕的梵香之息,这世间也只有一个人会有。

“叽叽……”

年年再是着急的叫了一声,而后再是跳到了地上,也是向回跑去。

沈清辞感觉自己似乎是睡了很久,起初之时,她能感觉到的,就是疼,无边无际的疼,哪怕是睡着了,也都是在疼。

她甚至都是以为自己要疼死了,偏生的,她的身体似乎像是禁锢在那里,她说不出话,也是动不了,更是甚至,她就连眼睛也是无法睁开。

不知道了过了多久,好像那种疼痛,也是渐渐的跟着消失了一样,而后就是一种久违而言的轻松。

而后她便什么也是感觉不到了,直到她再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叽……”

年年跑了过来,也是蹲在她手边,舔了舔她的手指,也是让她轻易便是可以感觉到了它小爪子的触感。

是温的,也是暖的。

而她,还是活着的。

直到一只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方。

这道气息……

她猛然的睁了双眼,于一室的朦胧当中,视线也是逐渐的变的清晰明白了起来。

“云益哥哥,你回来了?”

“恩。”烙衡虑再是小心的轻抚着她的额头,“你感觉如何,头还是疼吗?”

头疼?

沈清辞刚才还未注意,而经由烙衡虑一提醒,她才是想起自己还有头疼,就是……

她摇了摇自己的头。

恩,好像感觉不到那种疼了,更是甚至的,也是一片轻松。

“我怎么了?”

沈清辞还是感觉自己不对劲,怎么,她睡了很久了吗?

“没事,”烙衡虑从一边的端过了一碗药,“喝了药就好了。”

沈清辞伸出手,也是碰了碰烙衡虑手中的药碗,“为什么要喝药,为什么要说喝了药就好了,我是生病了吗?还是说,生了什么不治之症,要英年早逝了?”

“胡说!”

烙衡虑扶她坐了起来,也是将拿过了过来,轻轻搅了搅碗中的药,就要拿起勺子喂她喝,沈清辞吓的连忙一手端过了那个碗。

然后她将碗放在了嘴边,一口气也就喝了下去。

傻子才会一勺一勺的喝,她到底有多么的自虐,才会这么折磨自己的。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为什么不痛快一些,让别人折磨自己,她宁愿自己来,最起码,不会对自己下什么狠手。

沈清辞将药碗再是塞在了烙衡虑的手中。

好了,她喝完了,不会有第二碗了吧。

烙衡虑端来了一小杯的水。

“喝些水,一会便不苦了。”

沈清辞抱起杯子喝着水,她不由的再是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好像也是真的不怎么疼了,更甚至还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如一道微风而至,也是横扫了一头的三千烦心丝。

终只有青色,却是未见的白发。

烙衡虑将手移到了她的额头上方,可还是疼?

沈清辞摇头,好像已经没有那种疼的感觉了。

“我这头是怎么回事?”

沈清辞忍不住的再是问了一句,她向来身体很好,怎么的,这一次会有如此严重的头疼,而她怎么都是记着,她从未有这般的病症来着?

“你是中毒了。”

烙衡虑移开了手,也是拿走了她手中的杯子,而后再是给她倒过了一杯,塞回到了她的手中。

“中毒?”

沈清辞摸摸自己的脸,我怎么可能中毒的,而且在这府中,谁敢对她下手?

再者,她的嗅觉十分好,只要有一丝的味道,她都是可以闻的出来,怎么可能会有人有如此大的胆子,可以给她下毒。

“恩,是中了毒。”

烙衡虑走至了一边,也是拿起一方干净的帕子,拉过她的手,替她擦了起来。

“是逸儿下的毒。”

沈清辞“……”

这比有人给她说,沈清辞,原来你是男人还要令人惊悚好不好?

而她绝对的不相信,会是烙宇逸下的毒。

他完全没有理由去害自己的亲娘啊。

“是他做的。”

烙衡虑向来不喜开玩笑之话,自小便是如此,当然更不会的信口开河,也是乱说一通,他说什么,那便是什么。

“你可是记得他给你喝过一次迷药?”

沈清辞点头,“记着,难不成,真是那些迷药的原因?”

“是。”

烙衡虑再是将被子往沈清辞的身上拉了一拉,“他并不知道你体质特别,中过一条小黑蛇的毒,当初那种蛇毒在你的体内存了一年左右。”

后来蛇毒墨飞到是清除了一些,却仍是余了一些在你的体内,平日到也没有什不适的感觉,当然也是不会对你的身体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

mimiyuedu
热门推荐:我的美女房客 仙帝归来 诸天之主 捡个杀手做老婆 农家小福妃 养鬼为祸 第一仙师 绝品透视眼 弃少归来 绝世战魂
相关推荐:带着仓库重生帝神通鉴第一娇凤栖南枝福妻满满红尘篱落攻略极品家有悍妻怎么破今嫁皇后是朕的黑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