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玄幻->对着剑说->章节

第二百章 今时不同往日

热门推荐:神医凰后诡秘之主天下第九三界红包群人皇纪超级兵王逆天邪神遮天透视医圣

“花匠不甘于现状,渴望有更高功绩,是为了报效风武王,还是为了实现内心的愿望?”李天照不急于说明意图,而是先了解花匠的追求。

“这有什么差别?”花匠却也心有防备,更多的是疑惑,不知道如今声名赫赫的最年轻王将跑来找他,到底为了什么。

“千战将如果是为了报效风武王,理当设法摆脱困境,才能实现抱负,让武王知道你的忠勇;如果是为了实现内心的愿望,更应该明确目标,把如何获取功绩放在第一位。”李天照话说完时,花匠忍不住笑。“孤王的说法,不论我为了什么,都没有差别了吧。而孤王,就是能让我摆脱困境,获得更高功绩的人了?”

“原本有区别,但花匠既然不甘于现状,不惜经营了一年的梅花林,料想也不是那种甘心被规则束缚套牢,无论如何不愿意挣脱的人。所以也就没有本质的差别了。”李天照略微停顿,才有继续说:“天下的战士都是为功绩生,为功绩死。除了父母,即使夫妻也未必都能为彼此拼上性命。是以,追求功绩的目标,理当明确无疑的置于相当高的位置。花匠想必认可。”

“……孤王说这么多,无非是想告诉我,若你可以给我摆脱困境,获得功绩的机会,我就不应该拘泥于立场的差异,是吗?”花匠迅速抓住重点,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需要孤王用这些话劝说铺垫。

他当然明白功绩是第一位,虽然从没想过会跟敌人合作,但是,如果这能摆脱困境,他现在就能立即做出决断。

因为,他不想等老了,还在当种花养草的千战将!

守护城当初出现异变,数百后天混沌剑客一夕之间诞生。

可是绝大多数都在进攻南边城的时候被杀戮千影斩杀,因为都是些十战将,在编战士程度的混沌剑客。其中也有活下来的,却至少也是百战将级的战印,花匠最在意的是一个老千战将,本来幸运的觉醒成了后天混沌剑客,然而,因为身体已经衰老,竟然如那些十战将,百战将一样,没能有命回去。

花匠不想一直种花养草,更不想等得到机会的时候,身体已经不在年轻力壮,空有一身本事却无法发挥出来。

“我喜欢花匠的爽快。我可扶植你的功绩,甚至给你情报帮助你建立自己的影响力,而我要的,也是你给予同样的情报提供。虽然现在你还没有人力能够做此事,我却愿意给你时间。”李天照看花匠没有什么迟疑,也就可以直接说明了。

“……如何肯信我?”

“天下都信之法。”

“对着剑说?”花匠微微一怔,有一丝迟疑,这就意味着,以后都被孤王拿捏在手里了。“如何知道,孤王将来就不会将我弃之如履?”

“这就是你此刻需要抉择的难题了,就如我选择你,也无法预知你能否成长起来,能否顺利的为我提供相当的信息。在此之前,我是在单方面的供给情报,让你成长。我有承担的风险,你也有。是否相信,敢不敢跨出这一步,就是你的选择。”李天照知道,这一步是心理上的难关。

谈什么信任,当然不切实际。双方立场敌对,又没有很深的了解,对方凭什么拿生死攸关的问题去随便信任?

如果花匠会同意,那也不是因为相信他李天照。而是——比起继续种花养草,他宁愿选择赌一把去相信李天照。

花匠考虑片刻,突然叹道:“我哪里还有别的选择?”

花匠说着,横剑面前,如李天照要求那般,对着剑说出了誓言。

这结果让李天照很满意,而且,他对花匠的印象也不错,他喜欢这种目标明确的人,不容易迷惑,而且清楚选择,才能舍得割舍与目标相违背的、必然不可得的事物。

见李天照收起了他立下剑誓的战印,花匠又问了句:“我若不答应,肯定不能或者回城吧?孤王不会让人四处宣扬www.asxs.com。”

“你是因此才答应?”李天照有点想笑,却忍着,其实他没这打算,虽说是敌人,杀之毫无心理负担,但并没这种必要。

是否有人宣扬,没什么差别,因为,本来有心人就心里明白,只是,旁人不知道助力是谁就行了,一些闲言议论又不会说死了黑玫瑰,更不会说的黑玫瑰自己跳出来暴露自己。

“这只是一个理由,最重要的,还是为了功绩啊!”花匠说着,取出火折子,点燃了一棵棵梅花树。

“可真舍得。”李天照都觉得可惜,因为本没必要烧掉。

“既然从此以后当以功绩为重,又哪里还有时间在这里消耗,又哪里需要再话时间来这里?可是这片梅花林又花费了不少心血,一时半刻恐怕难以割舍,唯有一把火烧干净了,才能放下的快又彻底。”花匠看着火烧了起来,慢慢退出了梅花林。

李天照觉得这番话,真是把花匠的想法诠释的很彻底。

他对花匠未来的发展心怀期待。

但是,他此番还要见下一个南边城的千战将。

原本李天照计划把九个目标都见了,没想到,挑选的前四个目标,全都顺利的达成了合作的约定。

李天照觉得太顺利了,忍不住问第四个千战将,问他为何如此痛快,因为从黑玫瑰给的信息来看,接触的第四个目标本是疑心病较重的人。

那千战将直说:“我不需要考虑孤王是否可以信任,我只需要知道孤王旗下的战士,的的确确功绩提升的飞快;我更知道自己不甘心当种花养草的千战将。那么,还有什么道理拒绝?”

李天照不得不说,相较于他,这些千战将们都是历练多年的老战士了,而他升上千战将的时候,还太稚嫩,才会怀揣着对武王的盲目忠诚。

这是好现象,所以李天照对于接下来要等的人,信心更增。

约定了合作的四个千战将还是种花养草的处境,手里没人,匆忙之间也只能召集起来旧部,还是没有多少人。凭借这么点人,难以打探到什么消息,更无论说是,想去掌握南边城城长手下部属的诸多信息了。

所以,李天照还需要跟有影响力的副城长合作。思路如北风青云一样,影响力跟城长接近,也就是城长的影响力弱下来后,就有机会取代的那几个副城长,都有对合作感兴趣的充分理由。

当然,李天照排除了那种野心不足,或者年龄太大,背景方面没有进一步的动力,只愿意安于现状的副城长。

李天照以秘密投诚者,有关于城长重要隐秘信息为由,给两个副城长留了信。

他们未必一定会来,倘若不来,李天照只好再去。

天黑了。

李天照在城楼等候已久。

终于,第一个约见的目标来了。

刚见面,那人就吃了一惊,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按剑,又想到战印的差距,加上实力,他反抗与否毫无差别。而李天照没道理还会特意来刺杀一个千战将,反而不拔剑才更好。

“孤王李天照!”

“你认识我?”李天照倒有些意外。

“当初你大闹守护城时,我曾远远看见过你,这也没有隔多久,当然记得。”那副城长考虑着,又问:“孤王约见我这样的敌对千战将,所为何事?”

“互利互为,替你削弱南边城城长之势;需要你予我城长收下人的一应消息。”李天照觉得跟这种副城长就不需要绕圈子了,本来就是日常习惯了盘算利益的,大多都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这提议不错!”那副城长眼睛一亮,末了又低声说:“不过,孤王是否知道,一旦我采取行动,城长也必然会对我的人大开杀戒?”

“你是说,南边城城长跟守忠,也有诸如此类的协商?”李天照颇为诧异。

“当然有。天下间诸如此类的事情本来就有,只是旁人都没有孤王的千杀剑法可以教给部属,也就没办法吃那么多独功,功绩也升不了那般快。我固然想跟孤王合作,但现在城长势强,一旦行动,他很快就会意识到处境,必然对我及另外几位副城长下手。只怕我还没机会看到城长弱下去,就先没命了,或者是我的人先被城长卖完了。”

“那你想要如何?”李天照以前其实就有这样的疑问,是不是有别人,也会这么做呢?

“倘若孤王能传我三两招千杀剑法防身……”

“这不可能。”李天照直接否定,开什么玩笑,不说他的千杀剑法本有规矩,就说是他要传了,这人只要用出来,被人认出,他就难以撇开干系。

“……若不然,孤王如有办法保我安全,我也就能没有后顾之忧。譬如说借我一枚万战将的备用战印,又或者是寻人保护我的安全。总而言之,这必须能够自保。”那千战将也是想促成合作的,说完,突然浮起一个念头道:“听说孤王跟杀戮千影有交情,据我所知,孤行人村里有万战将级的力量,如果能保护我一段时间的安全……”

李天照觉得纯属扯淡,就说他先考虑,约定了有消息会放在哪里之后,打发了这副城长走。

紧接着李天照又见了第二个,没想到这人的顾虑,竟然一模一样!

说起来,那副城长直说,南边城城长素来心狠手辣,一旦挑战其势,必然会为了自保,直接对他这个副城长下手。而城里面,城长掌握的千战将力量多,百战将力量也更多,难以防备各种暗算。

“孤王如果能让孤行人中有万战将力量的人保护,此事就没有问题了。再者将来不管谁要当城长,也都得能跟孤行人方面做好工作。现在他们其实跟两城的城长都有私下约定,倘若助力任何一方,也难以成事!”那副城长透露的这番信息,才让李天照意识到,他对这里的局势判断中,没把孤行人考虑进去。

只是,过去孤行人哪里有这种影响力?

“孤行人村,不是在夹缝中生存么?”

“孤王有所不知,那是过去。孤行人的首领杀戮千影不知如何能弄到万战将级战印,以及一些千战将的战印。一个万战将战印何等厉害,孤王该是知道,孤行人若要到城里做非常之事,怎么防得住?如今许多孤行人的村子,都可以左右边境城市了!过去是他们设法跟我们交换物资,现在是城长主动热情的给他们送东西维持交情!”

李天照不由觉得,世事变化,真的可以很快……

相邻小说:生活系神豪超凡黎明网游之仙佛塔防世界大美时代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赝太子龙城诸天归一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