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玄幻->道缘浮图->章节

章二十四 很多戏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热门推荐:元尊盖世帝尊修罗武神逆天邪神飞剑问道绝世武神闪婚总裁契约妻官梯(完整版)校花的贴身高手圣墟绝世武魂无敌剑域

“冶天工坊”是修士工坊,门人子弟都是正儿八经的修士,与之相比,燕开庭这样的出身也只能算在散修之流。

正道名门子弟的号当然不能乱取,那就意味着,眼前这尤带青涩的少年是一名上师。

已经束冠的少年应该算是成年人了,但仍保有一双清澈的眼睛,犹如深山里透明见底的溪水,给他疑问的表情格外抹上一层涉世未深的颜色。

然而不管这位少主是真纯良还是假纯良,燕开庭现在都没兴趣和他打交道。

燕开庭道:“箫韶九变,致凤皇仪。你是乐修?”

韩凤来点点头,摊开手掌,一件银色法器从寸把长拉升到两尺半,竟是把十三弦的竖箜篌。

孰料燕开庭只瞥了一眼,就继续大步向前走去,扔下一句,“快点!”

韩凤来现出些许愕然,连忙收起箜篌,小跑了两步,追在他身后。

燕开庭连个一般意义上的互通姓名都不肯做,已经表示得再明显不过,根本不想与他结交。韩凤来本就不是外向殷勤、长袖善舞的性子,一时间都没法再把对话继续下去。

两人接下来一路无话。

经过三、四处不同花木夹道的小径后,一个黑檐白墙的雅致小院出现在前方,敞开的院门里站着个青衣老仆,正向外张望。

燕开庭一指前方,道:“集荟院。”

说完,燕开庭就要转身离去,却被韩凤来一把拉住。

韩凤来看看燕开庭,又看看脚尖,有些局促地道:“请,请道兄进来喝杯茶吧!”他眼中流露出颇为真挚的恳切,至少看上去全无破绽。

www.asxs.com 不过燕开庭心中还是很不想给他这个面子。短短两天,身边戏文犹如走马灯般你来我往,彻底疲劳了他看戏的兴致,更不用说还要陪着演了。

但是燕开庭就在这动念的瞬间遇到了难题。

韩凤来抓着他手臂的动作并未刻意用力,然而燕开庭已经从他身上感觉到了不亚于付明轩的压力。也就是说,两人若当真较起劲来,燕开庭可能要输。

此时,院子里的青衣老仆快步迎了出来,向韩凤来道:“郎君这是去哪里了?”

韩凤来有点不好意思,耳尖微微发红,道:“本想随便走走看看,结果迷了方向。”

老仆显是对韩凤来的不认路已见怪不怪,看了燕开庭一眼,现出恍然之色,冲他一躬到地,“是这位爷送我家郎君回来的吧!”

韩凤来现出一丝求助的表情,道:“钱伯,我正想请道兄进去喝杯茶。”

钱伯听音知意,立时帮自家郎君好言相劝。这老仆在韩家应是具有相当身份,也就是世族中可算年轻子弟半个长辈的那种老人。他话里说到韩凤来的时候,就像在说自己小辈,自豪中带着亲昵和慈爱。

于是燕开庭听了一耳朵对韩凤来的夸赞,什么拙于言、慧于心、忠厚诚恳、勤勉敏思之类。

除了拙于言这一条外,燕开庭听到后来很想介绍韩凤来和付明轩两人认识,可见长辈眼中有出息的小辈形象都是差不多的。老实、勤奋、有能力。

直到钱伯开始介绍自家从扬州带来的天下名茶“绮罗”,大有将茶树的起源也说一说的架势,燕开庭顶不住了,终于迈进了“集荟院”的院门。

院子里的客人只有韩凤来和钱伯主仆两人,其余的就是“燕府”安排在客院里供客人驱使的仆役了。

韩凤来引燕开庭到正厅坐定,然后摆出全套茶道器具,从煮水开始,一一悠然做来。

“绮罗”确实是好茶,沸水接触叶片刹那,满室异香,燕开庭刹那觉得五官清明,就连体内真气都活泼了一些。看来这还不是普通的茶,而是一种灵植。

韩凤来没有再问燕开庭的身份,倒像是毫无戒心地把自己来玉京的缘由和盘托出。

他游学至北地,目标就是考察雍州匠府,并且伺机合作甚至收购成规模的普通品生产线,以填补“冶天工坊”在中低端领域的空白。

韩凤来并未提“天工开物”与他接洽的大管事姓名,也没说到具体细节,不过那都是稍稍一查就能知道的事情。

燕开庭一脸无聊地支着头,看韩凤来用分茶器给自己杯中添到七分满,很想直接问一问他,这么当着自己的面说要挖墙脚,真的好吗?

到了这个时候,燕开庭才不信韩凤来不知道自己身份。因为就算按常理,这类事情都不该对着一个在被收购方府中遇到的人说出来的。

韩凤来并不是口才便给的人,叙事简单平实,神情间还带几分腼腆羞涩。也不太好说他表现出来的是真性情还是表象,因为韩凤来并没有掩饰他身为强者的实力。

从韩凤来弹奏的箜篌曲音中,燕开庭判断,他的修为可能比付明轩略逊一筹,却要高过自己两到三个重位以上。

一曲终了,燕开庭忽然道:“你今天之前见过我吧?”

韩凤来诚实地回答道:“刚到玉京的时候,曾见你在西门入城大道上驭兽奔过。”

至此,两人差不多快把天聊死了。大家都说大实话,这就很尴尬了。

燕开庭突然伸手向虚空中一抓,掌中多了道传讯符。

他神识转过,略一探查,就眉心紧蹙,站了起来,道:“我有点事情先走。”

韩凤来起身相送,道:“今天虽是偶遇,但我这两天也确实想见燕主一面。”

燕开庭默然,道:“我不会是你的合作者或交易者。”

韩凤来沉静地道:“合作或交易并不是一定要发生。”

燕开庭现出意外之色,深深看了韩凤来一眼,没再说什么,就向外面走去。

韩凤来一直将他送出“集荟院”的院门,又在青石板铺地,两边花树夹道的小路上走出十余步,才站停身形。

数丈开外,夏平生背对两人负手而立,正微微侧头垂首,看着路边一枝早开的青紫鸢尾。

韩凤来躬了躬身,行的是后辈礼,恭敬道:“晚辈扬州韩箫韶,见过夏前辈。”

推荐阅读:元尊盖世帝尊修罗武神逆天邪神圣墟绝世武魂无敌剑域妖神记武神天下永夜君王斗破苍穹武逆极品全能狂医万古大帝狂武神帝最终浩劫抗战之重生周卫国火影之救世主最强齐天大圣极品全能相师星武通神重生之光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