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网游->致命伴侣->章节

第五章 暗示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热门推荐:

“呃……”小雨抿了抿嘴唇,刚站起身,凌决便示意要小雨坐下回答,而同学们也都安静下来,回头望向同学,目光都聚焦于自己身上,小雨显得有些紧张,随后说道,“我觉得它既不属于干净的一列,也不属于肮脏的一列。”

“为什么?”凌决平静的问说。

“因为……”小雨抬眼望了望凌决,似乎很不习惯这样回答问题,而且还是当着同学们的面,顿了顿,小雨说,“因为有些事物就是这样,很难给它规划位置,有些人觉得肮脏,便将它丢到垃圾桶内,有些人觉得干净,便将它清洗干净,如果真要说的话,那么我觉得,他的位置只存在何时被人发现,毕竟它只是一枚针线筒,没有主动的权利,到时候,就看发现者是怎样处理吧。”小雨说罢,便不自觉的埋下了头,貌似对自己的回答并没有自信。

望着小雨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凌决在黑板的右边又画了一朵花,“好了,我们来进行下一个问题。”

“凌决,你还没说答案呢。”一位同学举手说道。

“答案?”凌决微皱起眉头,好笑的说,“你们所说的都是答案,就像路小雨所说的那样,主动权在你们手里,所以你认定它是肮脏的,它就是肮脏的,反之亦然。”随后扬起笑容,凌决接着说道,“论点二,草坪处有一棵颜色鲜艳的花,却被经过的野猫咬碎了花瓣,而经过的路人看到残败的样子,又拔掉了它剩余的花枝,那么,造成这种结局的究竟是谁?”

听到凌决的问题,学生们又讨论了起来,而小雨也同刚刚一般,无人问津。再次望向凌决,它仍旧望向自己,好似从他的眼眸中,看到他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大概过了五分钟,凌决拍了拍手掌示意讨论结束,随后指了指前排的一位举手的男生,“我觉得是野猫,因为它是最初伤害花的凶手。”

刚说罢,另一位短发女生反驳说,“相比第一次伤害,第二次伤害更令人发指,所以应该是路人。”

“第一次如果没有伤害,怎么可能会有第二次伤害?野猫无疑。”

“对,是野猫。”一位瘦弱的男生说道,“因为人们都有从众心理,类似于群羊效应,所以一定是野猫。”

“并不成立,如果有第三个人的话,那么便可以减少路人的罪过,从众有些夸大了。”

“应该是路人。”那位长发女生又回答说,“猫的伤害只是一点点,而路人的伤害才是最致命的。”

“伤害不分大小,不能因为伤害小就判定没有罪。”一位高个子女生反驳说,“如果定论的话,猫是头犯,路人是从犯,虽然猫的不是致命伤,可它的罪比路人的重。”

班主任回头望向辩论激烈的同学,又望向讲台处的凌决,似乎很满意现在的景况。

抬目望着凌决,凌决的目光忽然又望向小雨,小雨不觉侧头望向别处,很害怕凌决会再次提问自己,然而不出所料的是,凌决确实又拍手要同学们安静下来,问起了自己。

紧锁着眉头,小雨显得很难堪,仰头望向黑板上的画,一只野猫,一个路人,一片草坪,一朵花。忽然想起曾经凌决对自己说过,“所有的事物都有它所在的本质。”那么,这件事情的本质又是什么?

似乎小雨的不语引起同学们的不满,【爱尚小说 更新快】吵吵着要小雨快点回答,而小雨则显得更紧张起来。哽了哽喉咙,小雨站起了身,却又被凌决说坐下回答。

“我还是喜欢站着。”小雨抿了抿嘴唇,接着说道,“我觉得,既不是野猫,也不是路人,而是花它自己本身。”

听到小雨的回答同学们哗然一片,貌似大多数并不赞同小雨的看法。

“我觉得,是花太过招摇。”小雨望着冷漠的凌决,“毕竟空旷的草坪上,只有那一朵花,如果不是它的美丽,也不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犯罪者寻找的目标者很多都是太过招摇,如果花不是花,而是一株野草,那就另当别论。”

“难道美丽也是一种罪?”一位男生反驳说。

回头望向那位男生,又望向静坐的张颖,小雨点了点头,“有时候,确实是一种罪。”

“凌决,那你说呢?”那位男生很不信服,问向凌决。

“我也认为是花。”接着凌决继续说道,“之前我们都在讨论猫与路人的罪过,只是因为他们的行为对花造成伤害,而被害者则很容易博得众人的同情,也下意识的使我们认为花是无辜的,如果这朵花有剧毒,那么猫与路人的结局又是什么?又该如何定论?假设这朵花存在于现实,那么我们又该如何做?会不会像题中的路人一般摘下花朵?其实这只是一种下意识的残忍,而下意识,同样和事物对象有很大的关系,若说初始点,那么便是花,回归现实的话,也可沦为一种嫉妒的情绪,自己有错,对方,同样也有错,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答案还是属于每一个人。”凌决看了一眼首排的郭宣菲,随后见那位男生没有言语,接着说道,“那么进行最后一个论点吧。”说着凌决回身指了指黑板上的画,“对于你们来说,自身是属于隐藏在角落的线筒,还是张扬的花?”

听到凌决的问题,同学们忽然间沉默了下来,而教室也突发的静。

而望着不语的学生们,凌决不禁敞开了笑容。

在接下来漫长的十分钟内,仍旧无人言语,好像都在避讳这个问题。

下课铃忽的响起,同学们纷纷从座位上离开,前往食堂,凌决则走下了讲台,并没有擦掉黑板上的画。

中午放课后,凌决与小雨行驶在回家的路上,小雨别头望向凌决,顿了顿,随后问道,“凌决,早上的时候,你为什么要同学们讨论第三个问题?”

“只是给他们一点暗示,同样的……”凌决望向小雨,“还有你。”

“我?”小雨显得有些不解,“给我什么暗示?”

“恐惧。”(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无尽修行超能教师大明天启录凌天九剑他是半尸超脑之王盗影魔纹花间小神厨帝国都是男妖精史上第一冒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