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网游->致命伴侣->章节

第四十三章 梦魇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热门推荐:

高跟鞋的踢踏声在楼道内显得格外刺耳,可却故意加重音色,刺激懒散的神经。

停在房门前,刚打开门,突然被股蛮力推进了屋内,一个娘跄险些摔倒,回头望去,竟看到一位约三十余岁的男子站在门口,右脸有道疤痕,身着灰色的皮质夹克,扬起得意的笑容,接着闭上了门。

“二……二哥,你怎么来了。”萧斓面露惊恐望着男子,不禁朝后退了两步。

“不是和你说了吗,你跑到哪儿我都能找到。”男子说着走到萧斓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嘲讽道,“看你这人模狗样的,这几年混的不错啊。”萧斓哽咽着喉咙,大气不敢出一声,而二哥则转了转卧室,没看到其他人,接着说道,“不跟你磨叽了,给我拿五千块钱,完了我就走。”

微垂着头,萧斓双手紧攥着挎包,怯生生的回答说,“我,我没那么多钱,今天也丢了工作,自己还没着落呢……”

“少他妈跟我装穷!”二哥上前一步夺走了挎包,打开后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在了地上,随后附身捡着里面的几百块钱,“住这么大的房子就这点儿钱?”

“是张明轩交了一年的房租。”

“他人呢?还没好好教训他一顿呢。”二哥厉声说道。

擦了擦脸上的冷汗,“他,他走了。”

“不要你了?”听到萧斓的回答二哥不禁大笑两声,“哈哈哈,你就这样,认命吧,玩意儿。”拿起银行卡走到萧斓跟前,“把卡里的钱都给我取出来。”

抬目望向二哥,萧斓忍着眼泪,“都给你了我怎么办啊~”

“你张腿钱就来,还缺这点儿?快!现在就取去。”说着二哥推了萧斓一把,紧抓着萧斓的胳膊便开门走了出去。

教室内,同学们埋头写着试卷,而凌决仍旧托着脑袋望向窗外,讲台处的老师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看到的样子,生怕训斥会遭到反击。忽然看到苏沐冰别头望向另一处,老师便拿起粉笔砸了过去,“苏沐冰!东张西望的看什么呢!”

“看美女呢。”扬起笑容,苏沐冰的目光仍旧止落在同排的郭宣菲身上,而同学们听到苏沐冰的回答,不禁哄堂大笑,郭宣菲则捂着红晕的脸颊埋下了头。

一旁的小雨怔怔的望着苏沐冰,不知他是否真的对郭宣菲有意思。

“哈哈哈~老师别生气,我就是看气氛太沉重使大家放松放松,我这就写。”苏沐冰捋了捋袖子装作大干的样子。

望着盘坐在泡沫地垫上的二哥,他唾着吐沫数着钱,而自己也忍不住落下了眼泪,可紧咬着嘴唇害怕却发出声音。

“二哥,你钱也拿上了,就走吧,以后别来找我了好吗?”萧斓恳求的说道。

冷下脸,抬头望着萧斓,二哥喝声道,“怎么?还委屈你了!要不是因为这道疤我能成现在这样!不都是因为你!”接着指了指厨房,“赶紧做饭去!在门口等了一天了,饿死他妈我了。”

萧斓也没敢再说话,转身便朝厨房走去。

“你和我说你俩是怎么了?这几天怎么都不一起回家?发生了什么事?是因为我吗?”冷若尘侧坐在单车的后座处,问着凌决。

“和你没关系,是她自己的问题。”顿了顿,凌决又说道,“不过还真有点关系,因为我们总是这样,不知不觉就改变彼此的世界。”凌决不禁扬起一抹笑容。

吃罢饭后,二哥抽着烟看着电视,一旁站着的萧斓仍旧望着二哥,眼眸之中,似是含有无力的哀伤。

沉默了会儿,萧斓鼓起勇气轻声问道,“二哥,你今天不走吗?”

“这么晚了哪儿有车,几年不见你废话怎么这么多。”别头望向萧斓,二哥看着她裸露的小腿,随后张开微笑,温和的说,“这么长时间没见,就不想我吗。”说着二哥关掉电视便起了身,一把抓住朝后退步的萧斓,搂着她的腰便往卧室走去,“走吧,二哥再让你爽爽。”

紧咬着嘴唇,而泪水也顺着脸颊浸湿了衣衫。

床褥微震,张开双眸看到二哥背对着自己穿好衣服后,便头也没回的离开了屋子,直至听到沉重的闭门声,紧绷的神经才松懈开来,可仍旧蜷缩着身子。抬目望着被光芒所充裕的窗帘,忍不住落下了两行泪水。

周末清晨小雨早早的醒来,看了看床头边的的闹钟,刚过七点,闭上双眼准备再睡会儿,但却怎么也睡不着,可能还是因为前几天凌决话语的原因吧,心里很是烦惑。

坐在床上愣了会神,便听到父母从卧室走出来的脚步声,接着又听到洗漱的水流声,煤气灶的呼呼声,饭碗碰撞桌子的叮当声,一些每天都能听到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却是如此的美妙。忽然门吱呀作响,小雨赶忙躺下身闭上双眼,随后听到母亲的脚步声靠近身边,接着将自己的被子向上提了提,便走了出去。

听到防盗门特有的碰撞声后,小雨又坐起了身,不觉露出了笑容。

窗外的空气泛着微凉,天空蔚蓝的很,洁净的白云缓缓移动,鸟儿落于树梢侧头清鸣,而梧桐新生的枝芽也随风拂摆,望着眼前的一番景象,不禁倍感舒适。

小区不远外的路边处摆有早餐摊,也就是在红枫路的人行道处,而许多人都在坐在其中,为忙碌的一天作出充分的准备。

鼻息感受到淡淡的豆香和青涩的叶香,相互交融,心情也不觉舒畅了很多。望着面前的豆浆,彷徨的认为这是早餐中最好的饮品。可刚坐下,便看到凌决与香雪也坐在其中,愣了愣神,显得有些尴尬,“呃……你们也在啊。”

“这不明摆着吗。”凌决显得很随意。

忽然周围许多人的目光都朝岔口处望去,三人也好奇的跟风望去,看到从游园内走出一位女子,衣着靓丽,身影似是有些熟悉,待当挥手拦下出租车后,才反应过来是凌霄。

“一看就是小,大早上又去哪浪呢。”身旁一位一脸胡渣的中年男人说。

“现在的人啊~”他的朋友叹息道。

小雨听到后有些气愤,但抿了抿嘴也没说什么,别头望向一旁的凌决,他无动于衷,而身旁的香雪则怔怔的望着那一脸胡渣的男子。

“你和那姑娘认识吗?”对面坐着一位抽烟的女人,别头问向那男人。

“不认识。”中年男人咬了一口油条。

“不认识骂人家干嘛?”女人显得有些愠怒。

“你管我,我想骂谁就骂谁。”

“现在的人啊~”女人学着他朋友的语气叹息道,而中年男人看了看手表,似是赶时间,也没有再反驳,吃罢便和他朋友骑着停在一旁的摩托车便离开了。

听到那女人的叹息,小雨刚刚气愤的心情,一下子舒缓了许多,而反观凌决,他平静的面容没有一丝动荡,随即拍了拍怔怔的香雪,连一声再见也没说便走了。

小摊离郭宣菲家并不是很远,罢后,小雨觉得有些无聊,便准备去找郭宣菲。过了马路朝学校的方向走一段路就到了郭宣菲的小区,不想刚到小区门口,便见苏沐冰站在一旁,随后便见郭宣菲小跑了出来,扑在了苏沐冰的怀里,看上去,彼此非常的亲密。而小雨见此情景赶忙背过了身,生怕打扰【爱尚小说 asxs.com】这甜美的画面。

朝前走了几步,站在一家商店的玻璃幕墙边,拿出手机装作打电话,微微侧头,看到郭宣菲和苏沐冰肩并肩朝小雨的反方向走去。而如果以一个路人的视角来观望他们两个,会产生已经相处很久的错觉。

可若换位思考,自己是郭宣菲,郭宣菲是自己,那郭宣菲是会为自己祈福,还是像现在这样,间接的回避这段情感?

忽然觉得自己很恶心,别人的感情为何自己来评判?

擦了擦额头的汗珠,抬头望向天空,刺眼的日光照射着眼睛看不清漂浮的白云,再次望向前方,因为太阳的缘故,看不清了街景,也看不清远处的那两个身影到底与自己的距离有多远,可能唯一值得庆幸的事,便是留守于眼角处光晕正在逐渐消散。

自我反省,换位思考,察觉他人的细节,做自己想做的事,再抽离不必要的情感,然后变得肮脏,随即融入这个社会,最终变成世界的一部分。

不知此刻这句话为何会突现于脑海中。

而没有了朋友,一个人走在街上就显得太过荒廖,索性便朝家的方向走去。

洗衣机震动的声响显得格外恬躁,冷若尘捋起衣袖,接着抱起楼梯处的脏衣服走进了卫生间,回头看到凌决卧室还遗落的内裤,不禁嗤了口气,接着戴上手套轻捏了起来。

“这家伙,平时看着挺干净的,怎么这么多脏衣服。”掐着腰冷若尘吹了吹额头处的头发。

“你确定要玩这个?”广场内,凌决指了指一处枪打气球的地摊,面色难堪的望着身旁的香雪,似乎难以相信。

重重的点了点头,香雪应了一声,“我就要玩这个。”

“呃……好吧。”凌决抓了抓头,环视周围广场的人群,大都坐在长椅或花池的阶石处休息,当然那些玩具气垫也有不少小孩。顿了顿,凌决说,“这是男孩子的游戏,要不香雪去试试那个吧。”凌决指了指不远处的玩具气垫说。

“不,我就要玩这个。”香雪丝毫不让步。

“老板,多少钱。”凌决走到摊贩跟前问说。

毕竟第一次玩,香雪也就打中一个气球,其他的弹全虚发。不过好在香雪并没有泄气,仍旧挺着欣喜的笑容,这倒让凌决有些哭笑不得。在长椅上休息着,抬头望着温热的太阳,希望它能够尽快还原冬日的冷寂。

微垂着头抽着烟,感觉面前一阵风吹过,抬眼看到几个小孩子穿着溜冰鞋欢快的玩着,忽然想起小时候自己也拥有过这样的一双鞋子,那时也是在广场见到其他人玩,央求着爷爷要买。

「“我学会了爷爷!只花了一个早上的时间!”幼小的凌决穿着溜冰鞋在院子里滑行,朝刚买完菜的爷爷兴奋的喊道。

“啊,不要太笨。”爷爷轻淡的应了一声,对凌决的“成功”并不感冒,随即走进了家内。」

啧了一声,这久未翻出的记忆刚浮现于脑海中,凌决便立刻抹杀了它。毕竟是不好的记忆,不过即使此刻想起,凌决仍旧不理解为何爷爷要说出这番话,难道要说出一句鼓励的话真的就那么难吗?

无解的问题,也无心无聊寻无趣。

毕竟已经过世很久了,没必要再去计较。

“走吧香雪。”凌决起身将香雪拉起,朝广场外走去。(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无尽修行超能教师大明天启录凌天九剑他是半尸超脑之王盗影魔纹花间小神厨帝国都是男妖精史上第一冒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