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网游->致命伴侣->章节

第三十八章 诱导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热门推荐:

“呃……”冷若尘哑口无言,不知该怎样应话。

“喜欢就拿着吧,我只是看看你的反应。”回眸继续看着电视,接着凌决说道,“别把别人想得太好,也别把别人想得太差,我柜子中的那些衣服是一个朋友的,她去世很久了,所以留她的衣服当作回忆。”

见凌决解释,冷若尘才长舒一口气,“我说呢,以你的性格不可能是那种……”

“和沈易言闹矛盾了吗?”凌决打断冷若尘的话问说。

而听到凌决的话,冷若尘有些诧异,不知凌决怎么会知道,可也没想掩饰,“算不上矛盾吧,可能,可能是因为我突然住到这里的缘故,所以,所以沈易言有意见还是挺正常的。”

“我的笔记可能你已经看了,但无论怎样,我都想告诉你,还是趁早离开沈易言,他被贪……”

“被贪欲所控制吗?”冷若尘接过凌决的话,似乎有些愠怒,“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但我想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毕竟他是我的朋友,缺点每个人都有,不能因为某一个缺点就忽略其他的好,我们可以试着帮助他去改变,这难道不是朋友所存在的价值吗?你能说你没有缺点吗?”

别头望向冷若尘,凌决不觉扬起一抹微笑,“看来你也注意到他的缺点了,那么你觉得你有能力使他得到救赎吗?”吐了口烟,凌决平静的面容没有一丝动荡,“任何负面情绪到达一个顶点的时候,都可以伤害到别人,甚至至死,你现在的拒绝,只不过是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敢保证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他会变本加厉的伤害你。”

“别搞得自己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我认为沈易言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脆弱,况且,我认为负面情绪是每个人所必要的情绪,即使有又怎样,不是很正常吗。”冷若尘盯望着凌决,语气异常坚定。

“一个简单的测试,我就能让你这种想法消灭掉,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和我打这个赌。”凌决轻笑了两声。

“嘁~我没你那么无聊。”冷若尘说罢,便起身朝二楼走去,而凌决仍旧坐在沙发处无动于衷。

回到卧室,看到香雪躺在床上睡着了,随后轻闭上了门。打开桌子上的台灯,冷若尘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托着脑袋回想凌决刚刚所说的话。

其实他说的也并无道理,只是自己有些抵触,说来也不知在抵触什么,可能是因为上次在教室凌决对王宁所做的那些事吧,让自己产生了恐惧。可不得不承认,虽然他做的有些过分,可却使王宁受到了转变,从今天在学校的时候就能够看出,只不过同学们之前的举止,让她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但也许是因为愧疚吧,同学们对她的态度比以前要好的很多,要说赎罪,也不为过。

那么,以此类似的方法自己愿意运用到沈易言的身上吗?

不,我不会这么做。

抚摆了额头的发丝,忽然看到桌子上的镜子,望着镜中的自己,冷若尘好像想到了什么,微皱了皱眉头,从背包中拿出中午的那张相片。看了看照片中的女子,又看了看镜中的自己,随后缓缓将相片放置在脸颊处,头微侧,撇眼再次望向镜子,却发觉,自己的模样竟与女子十分的相似。

不觉倒吸一口凉气,猛然间醒悟,凌决接近自己,绝不是正常的想要做朋友。

快步走下了楼去,凌决仍旧坐在沙发处,而看到略显惊慌的冷若尘手拿着相片,凌决貌似已经知道她要说什么。

怔怔的望着凌决,冷若尘缓步走了过去,将照片放置在茶几处,冰冷的问说,“她是谁?”

“你不是对我的过去很感兴趣吗?”凌决抬目望向冷若尘,随后平静的说道,“趁凌霄还没回来,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吧,关于我和她的故事。”凌决指了指茶几处的相片,“这故事我从未向别人说起过,所以我想要你保证这件事暂时只有你和我知道。”

微皱着眉头,冷若尘望着黯然的凌决。

“也许当你听完后,会明白我一直以来所做得事到底是为了什么,并且,我为什么会这么在乎你。”凌决起身望着面前的冷若尘,轻捋着她的发丝,眼眸之中,似是藏有无尽的哀伤。

岔口处的枫树已泛起新芽,可在昏暗的天空下仍旧很难察觉。若往常一般倚靠着树干拿着手机写着东西,不大一会儿,便看到曙光正逐步来临,别头望向游园,小雨忽然间踌躇了,不知应不应该等待冷若尘。

很早以前小雨也便将这里设为自己的私人据点,直到后来遇见凌决,才成为两人见面与分别的地方,可现在冷若尘加入进来,不禁感到有些不适,潜意识的想要疏远,可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也想过用其他的方法使冷若尘与凌决分开,但这样,不就和之前的王宁一样了吗?同样也会恶心自己,可能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尽量使自己接受吧。

抬头望向繁茂的树冠,再透过枝条的缝隙望向天空,渐渐从冷色,变为暖色。闭眸深呼吸,期待当张开双眼时便能看到明亮的天空。

“呼——”

缓缓张开双眸,没能如愿,却看到冷若尘推着单车从游园走来,扬起嘴角的微弧,小雨扬起了手臂。

仍旧如昨天一般,路上并没有过多的对话,而望向与自己并行的冷若尘,她好似并没有因为过冷的气氛而感到尴尬,倒是自己显得有些不适从。可回顾以往的记忆,与凌决同行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吗?只不过换了个人罢了。

终究是自己想的太多。

刚进教室,小雨便被郭宣菲一把拉在了座位上,望着郭宣菲的神情,她脸颊泛起微微的红晕,张了张嘴,似是有些难以启齿,顿了顿,问道,“小雨,凌决是不是和苏沐冰挺熟的?”

“算是吧,感觉他俩挺合得来的。”点了点头,随后小雨将书包放进了桌屉内。

“你看啊,虽然你和苏沐冰不怎么熟,但你和凌决熟啊,你可以帮我问问苏沐冰喜欢什么吗?他后天就来,我想送他个礼物。”郭宣菲托着脑袋,春光满面,似是在幻想,“我想了想,与其慢慢接近,倒不如直接一点,虽然这种事情应该男生主动一点,但我觉得还是有点危险,毕竟现在已经听到好多人都想追他了,我还是抓紧一点吧,不然被别人占了可就麻烦了。”

勉强扬起笑容,小雨摸了摸郭宣菲的头,“你啊,还真是猴急。”

“当然啦,这就是一见钟情,你不懂。”郭宣菲说着捋起头发示意道,“你再帮我问问他喜欢什么发型,喜欢成熟点的我就去把头发拉直,喜欢可爱点的我就绑个双马尾。”

“好啦好啦,我帮你问就行了,我得抓紧时间复习了。”小雨说着翻开了书。

“那就说定了啊。”郭宣菲扬起笑容,随后回到了座位。

轻咬着手指,冷若尘时不时望向教室门口处,又望向身后空着的座位,似是在等待着沈易言。大概过了三四分钟,才看到沈易言走了进来,而也下意识的翻开桌上的书,装作复习的样子。

可能因为昨天的事沈易言也感觉有些愧疚吧,从书包内拿出一个煎饼递向冷若尘,说了抱歉,而冷若尘则扬起笑容说没什么。翻了翻抽屉内的书,沈易言微皱了皱眉头,又附身看了看地上,似是丢了什么东西,随后拍了拍冷若尘问道,“若尘,见我的数学书了没?”

摇了摇头,冷若尘仍旧看着书。

“奇了怪了,谁闲着没事儿拿我书啊。”托着脑袋沈易言环视了遍教室,最终在一靠窗口的座位止下目光,接着起身缓步走去【爱尚小说】。

望着起身的沈易言,冷若尘显得有些紧张,看到沈易言漫不经心的走到靠近窗台的空座位处,随后快速将桌上的一本书拿在手中,又环视了周围的学生,大都没注意到沈易言的举动。

哽了哽喉咙,冷若尘对沈易言的行为感到颇为震惊,不过更令自己震惊的是凌决昨晚对自己说过的话,像是预言般猜到沈易言将会做的一切,并且连偷拿书的位置都说的很清楚。低头望向自己的桌屉,看到两本数学书,见沈易言朝这边走来,忙将书推进了桌屉里。

封闭的浴室被白光所充斥,萧斓躺在浴缸内抬头望着天花板,哀伤的眼眸像是冬日的寒流。

池内漂浮着一枚镜子,随后拿起摆放在面前,又拿起一旁板凳处的口红,接着涂抹在嘴唇处,却,化出了若小丑般夸张的笑容。

忽然听到手机响,萧斓又将板凳处的手机拿起,看到是主管打来的电话,随即扣掉电池扔在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仰目继续望着天花板,似乎,在这里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一切都仿佛静止一般。

燃烧的香烟夹在手指间,别头望向升起的白烟,与雾气渐渐融为一体,好像,从烟缕中隐约看到了张明轩的身影,以相片的形式呈现在眼前,又以信件的方式进行叙述。

若迷宫般使自己又陷入回忆的长廊内,伸起手指想要触摸他的脸颊,可扬臂迎起的微风却将烟雾所吹散,而那其中的幻影,也随之不见。

怔怔的望着逐步消散的张明轩,萧斓凝滞的眼眸被泪水所充盈。

突然将手中的烟头烫在了手臂处。

“啊!————”

灼痛的感觉不禁唤醒内心的伤痕,而按耐不住的压抑也在瞬间被释放,嚎啕的声音震慑整个浴室,泪水滴落于水池,仿佛能够冰冻一切。

“书呢!我的书呢!我的书!”靠近窗台处的一位身着校服的男同学站在座位处,擦了擦满是泪痕的脸颊大吼道。

同学们见男生过激的反应,不禁都笑出声来。

“谁拿我书了!书!书!”男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仍旧大吼着。

“书在这儿呢。”

闻声男生朝后望去,看到后排的一位长发男生洋溢着笑脸说道。

“在哪儿呢?”男生抹着眼泪怯声问道。

“我不是你叔吗?哈哈哈哈……”

听到长发男生的回答,同学们的笑的更开心了,而站在讲台处严肃的老师不禁也张开了笑颜。

男生剁了剁脚无处宣泄。

轻咬了咬手指,冷若尘望着男生不禁陷入了深思,缓了会儿神,回头又望向身后沈易言,他拍着桌子大笑着,不禁流露出鄙夷的神情。(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无尽修行超能教师大明天启录凌天九剑他是半尸超脑之王盗影魔纹花间小神厨帝国都是男妖精史上第一冒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