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网游->致命伴侣->章节

第二十五章 肮脏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热门推荐:

拥挤公交车内,凌决一手抓着吊环,另一只手揣在裤兜内,黄昏将至,车内的视线格外的模糊,就连身旁的人也看不清面孔。抬眼望向前方的一位少女,她身着靓丽,黑色的披肩发显得更为清新,双臂拘谨的抱在一起,像是在抵触着什么。

不觉朝前挪了一步,而那位少女似乎早已预料凌决会有什么目的,也朝前挪了挪身子。

嗤了口气,凌决有些愠怒,再次朝前迈步,可少女仍旧,与凌决保持同等的距离。

突然车内的灯亮起,视野变得格外清晰,回头望向凌决,抿了抿嘴唇,那位少女正是小雨,眼眸之中充满歉意,凌决别头望向车窗外,待车子在前方的站牌前停下后,便下了车,而小雨见状也急忙跟了下去。

卫生间内,小雨重新绑好马尾,望着镜中的自己,随即拭去眼角处的泪水,顿了顿,随后开门走了出去,看到凌决坐在客厅看着电视,歉仄的说道,“对不起,我还是没办法做到。”

“你总是这样!”凌决指着站在客厅门处的小雨,显得很愤怒,“一直在恐惧,难道我给你的暗示还不够吗!我不想把有些话直面的对你说出来,你只能靠你自己。”凌决将手中的遥控器摔在了沙发上,而这一举动也惊到了小雨,“自我反省,换位思考,察觉他人的细节,做自己想做的事,再抽离不必要的情感……”

“……然后变得肮脏,随即融入这个社会,最终变成世界的一部分。”小雨怯声接过凌决的话。

“对啊!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可你就是不明白!”

“我想知道为什么。”小雨微垂着头,哽了哽喉咙,随后缓步走来坐在靠门的一张独立沙发上,双手合十捂着口鼻,“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进行猥亵。”

“你以为我被控制想占你便宜?!”凌决厉声吼道。

“没~没有……”小雨显得很紧张,仍旧不敢直视凌决,“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变得肮脏才能融入这个社会。”

凌决突然从阳台处拿起那瓶文竹,放置在茶几处,“这东西是当初你和我一起买回来的,你认为我对它够体贴吗?”

抬眼望了望文竹,又望了望凌决,小雨点头表示默认。

“那么它是属于我还是属于这个世界?”凌决再次问道。

“属于你。”

“那要怎样才能融【爱尚小说 更新快】入这个世界?”

抿了抿嘴唇,小雨没有言语。

突然凌决一把将文竹从花瓶内拧拽了出来,连带着松软的土壤洒满整个茶几,而小雨看到这一幕不禁惊叫一声,怔怔的望着站起身的凌决,他手中抓着被撕裂的文竹,冰冷的面容仿佛要冻结这里的一切。

“我精心照料,看着它每天茁壮成长,期待它的美丽,怕它被冻伤,怕它被雨淋,温柔的养在家室内,我百般用心,待到它最美的瞬间,我会亲手将它摧毁。”凌决的声音格外平静,可这淡漠的音色,却使小雨泛起无垠的恐惧,擦了擦脸颊处的冷汗,小雨勉强扬起难堪的笑容,“那……你就不觉得惋惜吗。”

“惋惜?”凌决嗤笑一声,“我心都快碎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凌决俯身靠向小雨,近距离的接触连彼此的呼吸都能感受的到,嘴角咧开一抹鬼魅的微笑——

“因为这是真切的悲伤。”

巨大的心跳声似乎愈发的强烈,抿了抿嘴唇,小雨望着凌决不知该说些什么。

“那么……”凌决转身走到一旁的垃圾桶前,“它的归宿,现在是哪里?”

望着凌决手中文竹,仿佛是看到了一具骸骨,稳定下恐惧的心,小雨低声的回答说,“是世界。”

“回答正确。”听到小雨的回答凌决扬起一抹微弧,随即放开了手,文竹随着重力坠入垃圾桶内,“可我们并非植物,我们拥有思想,拥有主动权,有自我意识,只不过差别在于是否会接受其他人的引导,对与错其实没有什么分别,只在于你自身的选择。”扬起臂膀,凌决闭眸似乎在享受刚所发生的这一切,“你想成为这个世界一部分吗?只要你变得肮脏,就可以办到,你想改变这个世界吗?只要你抛弃自我,便可以办到。”张开双眸望向惊魂未定的小雨,随即深呼一口气,“这是我听过叶羽最美妙的一句话。”

缓缓起身,小雨仍旧垂着头,嗯啊的说道,“我,我先回家了。”

凌决白了一眼,没有言语,随即转身回到了卧室。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试着让自己放空,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进入梦境也许就是忘记悲伤的最好方法。萧斓这样告诫着自己,可刚闭眼的一瞬间,便听到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拿起一旁的手机看到是陌生号码,便关掉声音又扔在了一旁。可没过多久,便又响了起来,烦躁的声音像是夏日的蝉鸣,惹人厌恶,本想拒绝,可对方像是疯了似得一直打来,索性便接了起来。

“谁啊!”萧斓很是愠怒。

对方没有说话。

微皱了皱眉头,待当萧斓准备挂掉的时候,忽然听到熟悉的声音。

“几年不见,脾气见长啊。”

“吓!”萧斓显得异常震惊,“二……二哥……”似乎这个声音唤醒沉睡已久的记忆。

“告诉我你现在住在哪儿。”二哥像是命令一般。

突然萧斓挂掉电话扔在了一旁,身子不觉颤抖,貌似对二哥很是畏惧。

忽的又听到信息的铃声,萧斓战战兢兢的又拾起,看到二哥发来的短信。

“别以为我找不到你,你欠我的这辈子都还不了。”

凌决刚从卧室出来,便看到凌霄气冲冲的走进了家,随后将外衣甩在了衣架处,接着回到房间重重的闭上了门。耸了耸肩,凌决坐在客厅的沙发处打开电视,不大一会儿便看到凌霄拿着一包薯片坐在门口处的独立沙发上,紧锁着眉,看起来很是生气。

“你怎么了?”凌决托着下巴,别头望向凌霄。

将手里的薯片扔在了茶几处,凌霄埋怨道,“真不知道云幂是怎么想的,又不是用的她的钱。”随即凌霄解释说,“钢琴室有个学生,因为经济的原因下学期不能来了,然后我就免了她的学费,其实说是免,其实是我给摊上了,不过整个钢琴室就我和云幂两个人,真搞不懂她为什么要教训我。”

“怎么教训你的?”

“说我不该给那学生摊学费呗,但我想如果因为学费的问题就使这条道路断了的话,未免也太不甘心,可云幂却坚持说我们开钢琴室是为了挣钱,而不是福利社。”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凌霄撇了撇嘴,“真是接受不了她这种想法,只是一个人而已,又不是很多人,况且那个学生很有天赋。”

沉默了会儿,凌决抬眼继续看着电视,随后说道,“老姐不是我说你,你有时候就是太心软了。”

“心软?”听到凌决的话凌霄突然起身吼道,“什么叫心软!你和云幂也是同样的想法吧!真是不可理喻!”说罢凌霄剁着脚回到了卧室。

而凌决,平静的面容没有一丝动荡,似乎,在思虑着什么事情。

直至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天空才勉强下起了雪。冷若尘和沈易言坐在公园内的长椅上,看着一旁的香雪开心的玩耍,冷若尘的嘴角扬起一抹温暖的微笑,搓着手掌朝手心吹着热气,沈易言望着冷若尘,问说,“冷吗?”

“不冷。”冷若尘摇了摇头,目光仍旧停留在香雪身上,看着香雪小跑着抓着雪花,显得有些担心,但仍旧扬着笑容,“香雪,慢点,别摔着。”

望着冷若尘的侧颜,在雪花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凄美,如若这夜幕下的雪,给人一种拘谨安逸的感觉。不觉的伸手拭去了她帽子上的积雪,潜意识不想使她被冰冷所覆盖,而冷若尘微皱了皱眉,没有言语,目光依旧停留于香雪的身上,只是嘴角的笑容更加鲜丽了。

“若尘……你能……”

…………

“能什么?”冷若尘见沈易言说了半截话,别头问说。

双目对视,沈易言忽然好笑的说,“刚想说什么,忽然给忘了,哈哈哈。”随即忙走到香雪身边,陪香雪一同玩耍。

冷若尘沉了沉,望着此刻洋溢灿烂笑容的沈易言,心中,不知为何会有一丝感伤。

“啊。”

冷若尘突然被沈易言扔来的雪球砸在了胳膊处,抬头看到沈易言和香雪歇斯底里的笑着,自己同样也绽开了笑颜,揉起一团雪球,扔向了沈易言,随后起身跑向了另一边。

公园内,三人欢悦的追逐着,愉悦声充斥了整个天际。

其实,我想说,“我可以照顾你,还有香雪,虽然现在没什么能力,但我会努力的。”沈易言含着笑容,和冷若尘扔着雪球打闹着。

有些话,埋藏在心底就好了,不是不必说出,只是现在还没能力说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无尽修行超能教师大明天启录凌天九剑他是半尸超脑之王盗影魔纹花间小神厨帝国都是男妖精史上第一冒牌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