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都市->我的美女总裁老婆->章节

第三百八十一章 阿香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热门推荐:

“阿香,记得早点回来吃饭!”燕山西北方向,某个静谧的小山村中,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正迁着一头老青牛往山上走,身后的院子里传出了中年妇女的喊声。

“知道了,娘!”阿香脆生生的回了一声,拉了拉手中的缰绳,脸上露出一抹天真灿漫的笑意,这个村子几乎与世隔绝,没有学校也不用读书,从十岁开始每天赶牛上山吃草就成了她的工作。

出了村子之后,阿香的步伐加快了,前几天她在山上发现一只受伤的松鼠,不知道被什么动物咬掉了一只腿,小姑娘没有什么朋友,就给它弄了一个窝,每天都会带一些粮食上去喂小家伙。

“阿牛,别乱跑!”沿着熟悉的山路上山,阿香找了一块水草丰美的地方,拍拍老青牛的脑袋,把缰绳系在一旁的树上,看看远处的一片树林,她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眸!老青牛的注意力早就被地上的青草吸引了,听到这小主人铜铃般的笑声,似乎也被阿香的心情感染,愉快的叫了一声,便低头自顾的吃起草来。

看着老青牛老老实实吃草的样子,阿香放心的拍拍手上的泥土,一蹦一跳的向着远方的那片小树林走过去。

“小灰,我来了,咦?”刚刚来到小树林外围,阿香已经从口袋里抓出一把玉米,正要呼唤自己的小伙伴,当看清楚眼前的一幕,他忽然呆住了。

这片小树林平时根本就没有外人来,山上也没有大型猛兽,此刻却倒了一大片树,那些树倒塌的方向一致,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硬生生的撞断的。

其中一棵树就是小松鼠阿灰的家,想到小家伙只剩下一条腿,阿香脸色一变,也顾不上去想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就那么惊呼一声,急匆匆的跑了进去。

树木七倒八歪,好在根部都还在,阿香看准了小灰居住的那棵树,不顾一切的跑过去,刚刚跑了没有多远,身体忽然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诶呀!”山里长大的孩子很皮实,阿香没有受伤,正要麻利的站起来,忽然之间惊呼一声,前面,好想躺着一个人。

那个人的身材很高大,衣服破破烂烂的,已经被水浸透,好像刚从河里捞出来一样,透过衣服的缝隙,可以看到那人背部有着几道恐怖的伤口。

扑通扑通!阿香呆在那里,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过了大约有那么十几秒钟,她眼前一亮,听到了某种类似鼓点的声音。

扑通扑通!鼓声越来越响,阿香迷茫的看看四周,目光最后落在那个躺在地上的人身上,声音好像是从他那里传出来的。

挣扎了半天之后,阿香终于鼓起勇气,从旁边捡起一截树枝,走上去敲了敲那人的后背,小心翼翼的喊道:“喂,你还活着吗?”

阿香对天发誓,自己并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当她喊完之后,刚才的鼓声忽然变得急促起来,那个躺在地上的人身体也开始不断地起伏,保持着和鼓点一样的频率,就好像有人在拿他的身体当鼓,不断地敲打一样。

阿香瞪大眼睛,她被这诡异的一幕吓坏了,正在考虑要不要丢掉树枝【爱尚小说 asxs.com】,回去告诉爹娘的时候,鼓声却又忽然一顿,于此同时粗重的呼吸声又响了起来。

“还能喘气,他没死!”阿香惊讶的扔掉手中的树枝,以她在这个小山村里十几年来的简单经验,做出了一个基本的判断。

于是,阿香鼓起勇气,慢慢的抓住了那人的胳膊,试图把他翻过来,这一抓她又有了一个惊奇的发现,这个人乍看上去没有什么肌肉,身体却健壮的不像样,肌肉简直比她家的老青牛还要结实。

呼!废了好大的力气,阿香终于把这个人翻过来,看清楚对方的脸,原来是一个大哥哥,看上去比自己大了五六岁,长得剑眉星目,不像是什么坏人。

“大哥哥,醒醒!”阿香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大哥哥的鼻子下面,发现他真的有呼吸,好像在睡觉,于是摇晃着对方的身体,试图唤醒他。

一直喊了五六次,这个大哥哥都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阿香皱起眉头,再看看对方暴露在外面的皮肤,上面还有很多伤口,或许是以为失血过多晕过去了。

唧唧!正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一阵熟悉的叫声,阿香抬眼看去,见一直少了一条腿的小松鼠正站在地上看着自己,正是她的小灰。

“小灰你没事,太好了!”阿香惊喜的跑过去抱起小灰,检查了一番之后,发现没有受伤,这才彻底放心。

大哥哥实在太重了,阿香搬不动,他的伤口不再流血,但看上去就非常恐怖,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她只能把正在吃草的老青牛给拉过来,又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大哥哥搬上去。

就这样,阿香怀里抱着松鼠小灰,老青牛背上托着昏迷不醒的大哥哥,在刚刚从家里出来不到一个钟头之后,又沿着那条熟悉的山路匆匆下山了。

咯吱!木制的院门被推开,院子里一个中年妇女正在埋头洗衣服,听到开门的声音之后,头也不抬的问道:“当家的,不是让你去地里锄草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眸!回应她的是老青牛的叫声,中年妇女猛地抬起头,当她看到青牛背上的那个陌生男子后,再也顾不上洗衣服了,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阿香拍了拍怀中小灰的脑袋,让它安分下来,又不好意思的向中年妇女道:“娘,这个人是我在山上发现的,他晕过去了。”

“好,救人要紧!”阿香娘犹豫片刻,最终还是一咬牙,走过去和阿香一起把老青牛背上的年轻人弄下来,又抬到了自家的土炕上。

“阿香你去弄点干草喂牛,我去镇上喊医生!”放好昏迷的年轻人之后,阿香娘立刻就被他身上的伤口吓坏了,害怕闹出人命,吩咐了阿香一句就匆匆跑出家门。

阿香把老青牛赶到牛棚,给它弄了一些干草,不好意思的拍着牛背道:“阿牛,对不起啊,今天不能带你去吃青草了!”

眸!老青牛自然不懂阿香的话,只是本能的回应一声,便低下头咀嚼那些干草,以往阴天下雨的时候,它就是以这些东西为食,自然不会嫌弃,只是今天可能会有点奇怪,天气明明好好的,主人为什么不肯让自己去山上吃草了。

安抚了老青牛几句,阿香又把小灰带到自己的房间,在桌子上撒了一把玉米,看着小灰也开始大口的吃起来,她这才叹息一声,打了一盆水回到父母房间。

“哎,也不知道这个大哥哥经历了什么?”阿香脱掉这个昏迷的年轻人的上衣,用毛巾为他擦洗身上的泥土,看着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忍不住心疼的自言自语。

因为大哥哥身上的伤口太多,阿香的动作放的很轻,帮他擦洗完一遍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多钟头,手里的毛巾也完全变成了黑色。

“糟了,这条毛巾是爹娘洗脸用的!”阿香看着手中的毛巾,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她连忙把脸盆端出去,又在水缸旁忙活了半天,才让毛巾恢复了白色。

咚咚咚!阿香刚刚把毛巾挂好,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中等身材肤色黝黑的庄稼汉跑进来,看到她之后顿了一下,问道:“阿香,你怎么在院子里,那个受伤的年轻人呢?”

这个跑进来的人是阿香的爹,见阿爹没有注意到凉衣绳上的毛巾,阿香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又指了指爹娘的房间:“在那里躺着呢!”

阿香爹点点头,紧走几步进去,阿香看看正在牛棚吃草的老青牛,又看看自己的房间,最后也跟着走进父母的房间。

“这伤口是怎么弄得?”和阿香以及她娘一样,阿香爹在看到年轻人身上的伤口之后,也是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摇头道。

阿香想到在山上见到的情形,忙一五一十的对自己的阿爹说了一遍,阿香爹越听眉头就皱的越紧,他虽然是一个庄稼汉,偶尔也会去镇上卖点粮食或者山货,见识比阿香母女要多上那么一些,立刻就明白这件事不一般。

“这个年轻人可能是在外面惹上什么仇家了!”思来想去,阿香爹做出了一个最合理的推断,最后对阿香道:“这件事先不要说出去,等他醒过来,我们问清楚了再做打算!”

“嗯,我知道了!”阿香听到阿爹的判断之后,也是吓了一跳,这个小山村的村民都很朴实,外面的世界却不一样,镇子上就有那么一伙恶人,闲着没事净干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这个大哥哥得罪的是他们,还真的要注意保密呢,要不然不就害了人家。

父女俩一直等到中午,阿香娘才拎着几包药回来,很是无奈的解释道:“镇上的大夫听到这个年轻人的情况之后,都说他死定了,不愿意过来看病,我只能买了一点金疮药,也没花多少钱!”

“花点钱没事,人都带回来了,总不能不管吧!”阿香爹理解的点点头,接过药包打开,看了一眼之后,又递给阿香娘。

阿香娘把几包药分开,将其中一包递给阿香:“阿香,你去把这些药煎了吧!”

阿香拎着药出去,阿香娘打开另外一包药,这里面装的是一些黑色的药膏,是镇上的大夫配制的金疮药,平时也就是治个跌打损伤,对刀伤也有不错的效果。

趁着阿香煎药的功夫,夫妻俩开始为年轻人处理伤口,无非就是将伤口清理一遍,然后把那些黑色的药膏涂上去,整个过程并不复杂,村里人有时候会上山打猎,经常也会受伤。

推荐阅读:我的23岁美女总裁我的幻想科技我的绝美女神老婆我的绝色女友我的空间门我的妹妹来自日本我的山河空间我的完美校花我的修道人生我的竹马是男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