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玄幻->无敌柴刀->章节

第七十三章 神君暴怒之绝对禁制

上一页      章节列表      下一页

热门推荐:异界生活助理神太古仙王寡情暴君:冷妃尚妖娆重生之神级明星神话版三国校花的贴身高手驭房有术斗破苍穹女子监狱的男管教围棋的世界掌御星辰第七任新娘

许多功法都被称作秘法,是因为它有着某种限制,习练的人不能轻易将其复制、刻录下来,传授给旁人,正如勾三修炼的风遁之术一样,即便是蒙扬有着强大的读心术可以随意读取到勾三的意念活动,却还是无法获得风遁之术的传承功法。

越是高深的功法,这种局限性就越强,蒙扬从自己习练的五行遁术就感受到这一点。目前,他修炼成功的水遁、火遁之术其实都来自水火双灵珠,他发现就算是想要将这两种遁术传给龙一也是不能,似乎无形中有某种强大的禁制在阻止。

依旧化身水滴,隐在华三的发髻之中,蒙扬的神魂处于一种极致的空灵,他的感知完全附加于这滴水珠之上。可惜,受制于天地桎梏,感知无法探视到更远的地方,仅仅只能延伸到华三身体外的十米范围。

从华三那得知,火狐宗昨日来了一位贵宾,两位老祖和宗主朴兴军正在作陪。以华三的身份,自然是无从了解这位贵宾的来头,蒙扬却觉得此人多半是神君派遣而来,不由的越发小心起来。

华三跟着十几人的一队巡山弟子,始终在山脚下来回巡视,想要上到山顶火狐宗宗门大殿,蒙扬不得不沉下心来认真思索其他的办法。

每个巡山弟子手中都持有一个火把,从山脚到山顶,随处可见一点点的火光闪现,火狐宗看来十分小心。安排如此密集的弟子不断巡视,足见三宗被灭和寒风谷之战,给火狐宗带来的恐惧和压力有多么巨大。

火狐宗将炼丹室列为宗门几大禁地之一,长老以下的弟子根本不能接近。更要命的是,据说神君新赐的牛头神像就安放在炼丹室前面的广场。两位元婴中期的长老一直守在炼丹室中,即便是避开了这两人,还要想办法应付强大的禁制。

蒙扬明白,整个火狐宗都处于那尊牛头神像的监控之下,稍有不慎,就会露出形迹。

像华三这样修为在合体初期的普通弟子,若无极其特殊的事情,根本不允许进入大殿所在的区域。

那片区域,有火狐宗的大殿,有宗主在内的一干火狐宗最强者的修炼静室,有划为禁地的炼丹室,也有贡献房。

蒙扬决定铤而走险。

好不容易等到华三这一队人两个时辰的巡山时间过去,交卸完毕之后,华三今日的巡山任务就告完结。

低阶弟子的居所在半山腰,回到住处,华三找到当值的主管师兄,罕见地递过去一块血精石,提出要去一趟贡献房的请求。

拿到上山令牌,华三匆匆来到大殿入口,两个七转金丹的值守弟子检查了他的令牌,将华三放入。

走在大殿外的广场,入目处一尊高达五六米的巨大牛头神像矗立在广场中央,一股浓烈的威压扑面而来。华三注意到,大殿之外,几十个金丹期的弟子全副武装守护在那里,看来这次过来的贵宾身份绝对不简单。

脚下不敢做一点停留,华三来到大殿后面的贡献房外,又有两名弟子将他拦住盘问一番才让他进入。

华三注意到,贡献房左边不远,有一处禁制严密的院落,那里应该就是火狐宗的炼丹室!

贡献房值守的是一名元婴中期的火狐宗长老,似乎正在为什么事情生气,见到华三便没好气地问道:“你深夜到贡献房来,有何要紧之事?”

华三慌忙道:“启禀长老,弟子有位朋友,日前得到一株十分罕见的灵药交予弟子,想要换取十颗化魔丹,弟子不知可否,特意带着这株灵药前来请示长老!”

长老勃然大怒道:“放肆!什么灵药如此不得了,竟妄想换取十颗化魔丹,你知道一颗化魔丹价值多少血精石么?还不快滚!”

华三却并不慌乱,手上蓦地多出一个玉盒来,玉盒轻轻开启,一股奇异的药香瞬间弥漫在房间之内!

那暴怒的长老登时双眼发直,一步跳到华三的面前,不由分说地一把夺过玉盒,接着房内的光亮观看起来,嘴里喃喃道:“是鸡鸣草,六千三百年的鸡鸣草!天啊,有了它,这下元魔丹有望炼制成功了!”

长老一把将玉盒关上,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和狠戾,旋即抬手划出好几个印结,布置下一个十分严密的禁制,这才瞪着华三,一步一步走到他的面前。

“你说,你那位朋友到底是什么人?他从哪里得来这等品级的鸡鸣草?若不从实说来,本长老立即将你化成齑粉!说!”长老厉声喝问道,元婴强者的威压顿时间将华三震慑得无法动弹。

谁知,华三似乎没有一丝慌乱和畏惧,一字一句地应道:“我那位朋友来自黯然谷!”

“嘶!”倒吸冷气中,那长老的脸色立即转变,笑道:“哈哈,怪不得,你叫什么名字,竟然有黯然谷的朋友,真是好运道。”

就在这名长老转身之际,华三一低头,一滴水珠蓦地从他发髻中滴落,旋即氤氲出一道光影,显出蒙扬的身影来。

这么一点点气息的波动,心神激荡的那名长老根本没能察觉,蒙扬抬手就将其制住,脚下一顿间,已经再次将房间的禁制加强了几分。

时间紧迫之下,蒙扬直接将这名长老摄入青葫,须臾间获得了其全部的记忆,紧跟着运起《换骨改容术》变幻成他的模样,大手一挥,将贡献房内的血精石、丹药、灵药收取一空,这才撤去禁制,命华三出去。

华三自行离去后,蒙扬才施施然步出房间,朝炼丹室走去。

值守的弟子见到他过来,纷纷施礼,蒙扬也不应答,径自来到了炼丹室前,拿出长老令划开禁制,刚步入其中,却迎面撞上一个面色阴森的长老。

“欧长老,你来作甚?”那长老甚为不屑地问道。

“近日苦思冥想,又有几分心得,想再去试试。”蒙扬应道。

“哈哈,欧长老真是好毅力,三十年时间都没能炼制出一颗元魔丹,你还不死心?依我看还是算了吧,你再折腾也是无用,白白浪费诸多宗门资源!”

“哼,我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蒙扬怒气冲冲地一脚踹开一间炼丹室的门,闪身进入,随即布下数重强大的禁制。

那长老面色阴晴不定,匆匆离去。

一踏入炼丹室,蒙扬就觉得冷气袭人。

他不敢怠慢,再次抬手布下几道禁制,这才开始在神魂中观想起适才得到的那些记忆讯息。

或许这倒算一个十分意外的惊喜,元魔丹竟然是魔修们破境渡劫必需要用到的丹药,但是此丹极难炼制,所需灵药众多,炼制手法等讲究十分严苛。

元魔丹,只有神君手上才有,据说设置每年一度的禁地探秘,每个宗门最终的缴获若是令神君满意,就会赐下一颗元魔丹。元魔丹是魔光群岛中最珍贵的丹药,有了它,魔修们就能顺利地冲破修为境界的瓶颈,无需担心天劫的考验。蒙扬觉得这种丹药,与遁仙丹似乎十分相似。

也不知这个欧长老从何处得到了元魔丹的丹方,耗去了几十年的时间苦苦研制,却始终没能成功。想来,神君不加以干涉,或许也是认为此人根本没有可能炼制得出来吧?

此丹共需一百七十三种灵药,需要四十五种魔兽的血骨材料,蒙扬从此人的储物戒指中竟找到了所有的灵药和材料,很是欣喜。设若是他能将其炼制成功,势必会对神君在魔光群岛的地位带来极大的冲击。

或许,正是因为元魔丹的存在,神君才能将诸多困在元婴期巅峰的强者牢牢钳制住吧?

收摄起心神,沟通识海内的双魂珠,晋入到天人合一之境,感知意念融到双眸,蒙扬决定快速地将幽冥鬼火火种采集到手。

一点幽蓝的火苗在炼丹炉下升起,强大的幽冷寒意夺体而来。

这就是幽冥鬼火么?

蒙扬心神无惊无喜,感知附在右眼之中,目光瞬间定格在那点十分弱小的火苗之上。殊不知,就在目光定格在火苗上那一刻,蒙扬的感知倏地顺着一条幽深阴寒的甬道滑行而去!

难道,这条甬道就是幽冥鬼火的源头,那真正的火种所在?

感知越是前行,速度受制就越发严重,蒙扬觉得这条甬道开出了许多分岔,似乎绵延到整个内岛。

福至心灵一般,蒙扬蓦地展开了火灵珠的神通:控火!

意念一动之际,识海内双魂珠又一次开始围绕着飞钳旋转,而蒙扬倏地觉得他的感知似乎在瞬息间被分割成无数细碎,涌入到这条甬道那无穷多的分支中去。

片刻之后,无数幽蓝的光点就被这些感知碎片吸引过来,从这些甬道分支中快速进入甬道,朝着这个炼丹室急剧涌来!

蒙扬小心地牵引着这一点点幽冥鬼火,慢慢将它们一一融入到面前那点火苗之中,火苗变得越发凝实,寒意更盛!

其实,蒙扬原本只想探寻一下,火苗的来源,没想到竟因为火灵珠的强大控火神通,将魔光群岛内所有散布的火种悉数召集过来。

如此一来,凝聚了千百点微小火种的火苗变得无比壮大,开始摇曳着朝蒙扬飘来。

蒙扬的气海之中,已经隐藏着太阳真火、太阴真火两种强大的真火火种,两个火种的强度相若,彼此间相安无事。蒙扬明白,若是采集到的幽冥鬼火太过弱小,一旦收入气海,会在瞬息间被两个强大的火种吞噬掉。

并不是物种之间才存在弱肉强食,就连真火之间也同样如此。

但现在以右眼观测到的幽冥鬼火火种强度,已经跟那两个火种相差无几,蒙扬这才将分散出去的意念尽数收回,却不知因他这么一手,令得除却散人神殿中的幽冥火种外,魔光群岛内其他地方的幽冥鬼火全部熄灭消失!

神魂奏响星火相传的玄奥,气海一鼓一荡间,太阴真火、太阳真火火种从气海中升腾而起,微微颤动着,似乎在欢迎新伙伴的加入,也就在这瞬间,右眼传输出意念指令,让幽冥鬼火火种顺利地没入到蒙扬的气海,顷刻间,三点真火火种在气海上空旋转起来,形成了一个奇异的火焰三角,再次没入气海,藏匿起来。

魂珠归到原位,双眸恢复常态,蒙扬这才松了一口大气。大功告成,赶紧撤退才是上策!

殊不知,就在他抬手撤去数重禁制,步出炼丹室之时,十几道强大的威压却划空而至,转瞬间将炼丹室覆盖包裹得如铜墙铁壁一般严实!

糟糕,被发现了?

蒙扬顿时明白,定然是太阳真火、太阴真火火种出现的那短短一瞬,将他的行动暴露了出去,否则,以他布置出来的禁制,那牛头神像是无法察觉到异常的,更别说火狐宗这些强者了!

“姓欧的,我就知道你有古怪,还不乖乖随我到大殿接受审讯!”

一声大喝从身边响起,一只大手蓦地抓到蒙扬的头顶!正是刚进入炼丹室时撞见的那名长老。

蒙扬自知形迹已经败露,这一下再无需留手,抬手点出一指,正中那人的手掌,狂暴的气劲顿时将那人的手臂震碎,电光火石间,蒙扬身形一闪,一掌拍在此人的头顶,已经将其神魂震散,也就在他分出一道意念引动拘魂牌,将此人的魂灵摄走之际,他发现了一个可怕的情况。

拘魂牌与判神间的联系就像被一股无形无迹的巨大的力量,生生隔绝开来了一般!

禁锢!

这是针对他借用神力的禁锢!

凌空将化作皮囊骨架的这名长老掉落出来的拘魂令和储物戒指摄走的瞬间,蒙扬一步跨出,径自出现在另一个刚刚惊惶地推门而出的长老面前,一个呼吸的时间,再次将其格杀,摄走魂灵,再得到一枚储物戒指和拘魂令。

此时,十几道人影伴随着威压划空而至,间不容缓间,蒙扬催动右眼神通,将火狐宗境内的火焰悉数熄灭,同时间登天一般,连踏十步,冲破火狐宗的禁制,升上高空!

不过,冲破火狐宗的禁制却让他消耗不小,尚未来得及使用判官笔施展出空间术,一股浩大的威压将他完全禁锢,紧跟着一道黑影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看一眼,蒙扬就惊骇地发现,此人竟然是一个九难一阶的强者,更令他震惊的是,他应变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是却还是因为格杀那两个火狐宗长老而彻底失去了逃遁的机会,一切都是因为那尊牛头神像。

闪念之间,蒙扬已经发现他陷入到神像布下的强大禁制之中,即便是可以施展空间术,只怕都不能划破虚空而去,这就是四大天王的手段?隔绝他跟判神之间的联系,使他无从借用神力,那就唯有死战一途!

这些念头只是瞬息间从蒙扬脑中闪过,他神魂一片澄净,气海元婴宝相庄严,感到身体之上的威压禁锢松动了不少。

“阁下何人?区区一个元婴期小修士,何来如此惊人的手段?说,你到底是谁?老夫给你一次说话的机会!”

黑衣老者目光如电,在黑暗中闪动着妖异的光芒,在距离蒙扬十步远的地方森然问道。

蒙扬哪里肯答话,抬手祭出七面摄魂旗,那老者似乎甚为不屑,屈指连弹,蒙扬祭出的摄魂旗便受到巨力攻击一般,摇摇欲坠起来。

蒙扬大吃一惊,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碰上九难境界的强者,第一次看到人无视摄魂旗的威能,生生以力道破除,他觉得此人定是神君座下最厉害的人物之一,否则不可能对摄魂旗熟悉到如此的程度。他每一道指风点出,都正好落在摄魂旗最虚弱的位置之上。

轻喝一声,蒙扬双肩一抖,将七面摄魂旗收回,却见那人一只血光闪动的大手已经刺到了胸前!~

刺魂刃!

蒙扬认出此人手中的刺魂刃比起龙舞的品级要高出不少,不敢硬接,身形一扭闪避开去,谁知那人紧握刺魂刃的大手泛着妖异的血光如跗骨之蛆一般,紧随而至!

神像设下禁制,将两人都禁锢在一个方圆不足一里的空间之内,不敢露出其他功法的蒙扬顿时间陷入莫大的危机之中。

他接连闪避了数十次,结果,都无法避开那人的跟随,握着刺魂刃的大手始终与他的胸口保持一寸的距离,蒙扬注意到,这只大手开始有冥力闪动。

糟糕,这家伙居然开始借用神力!

神魂高速奏响梵音,蒙扬将闪避的身法糅合了赶月步,催发到极致,却依然破不开这个僵持的局面。

不过,此时的蒙扬倒是有了余暇,辨宝术启动,将那人手中的刺魂刃属性看透。

无级刺魂刃。见血无解,可攻击元婴期以内神魂。

原来,这把刺魂刃竟然也跟自己的判官笔品级一样,都是无级,那么此人定是神君座下强者无疑,身份地位绝对还神使之上。蒙扬顿时断定。

此刻的蒙扬等若是被两个九难境界的强者同时出手攻击,一个在明,一个在暗。

神像不单给这个黑衣人提供冥力支持,又隔绝了这处空间,还要锁定蒙扬的身形给黑衣人指引,要不然黑衣人绝对没有这么容易把握到蒙扬的身法轨迹,始终维持着一寸攻击的距离,如影随形。

直到此时,蒙扬表现出来的仍然是元婴期巅峰修者的实力。感知蔓延出去,就被阻隔回来,这处禁制空间似乎根本没有破绽可寻,怎么办?

蓦地,蒙扬心中浮现出一个大胆的计划。

参照判神神像上蕴藏的冥力强度,蒙扬迅速做出了判断。

牛头神像上蕴藏或者是储存的冥力绝对不可能超出判神神像,以蒙扬的估计他若是全力抗衡,能扛下其三次毫无保留的全力攻击。

其真实的战斗力或许只比蒙扬的真实修为强出三倍左右。

接连闪避中,蒙扬继续思索。

隔绝他和判神之间的联系,绝不是能够轻易办到的事情,这肯定会消耗掉这尊牛头神像至少三分之一的冥力,布置这个禁锢的空间,至少还得耗去其三分之一的冥力,如此看来,它能指引并借用给这个黑衣人的冥力也就只有三分之一的样子。

登时,蒙扬心中有了计较。

持久战,耗光它们的冥力,那么最终获胜的将会是自己!

金光一闪,无级判官笔出现在蒙扬的右手之中,元婴在气海蓦地睁开双眼之际,一股沸腾的血精真气附着在判官笔上,笔尖不偏不倚地正好点在胸前一寸处那只刺魂刃尖上!

轰!

一直胶着一般的两人的身形骤然分散开来,一团血色的气团在两人身体间炸开!

那黑衣人压住翻涌的气血,心中的惊骇却难以停息下来。

一个元婴期巅峰的修士,怎么能抵得住他灌注了神力的一击?还能将他气血震荡得难以平复,这人到底用了什么秘法手段?

两人飞退的身形,将彼此间的距离拉开到十几米远,黑衣人有些气急,他没想到原本以为信手拈来易如反掌的事情居然会生出这般变故,再想到临行前神君的叮嘱,顿时强行压制住波动的心神和气血,凝神勾动拘魂令,一股浩大的神力从广场那尊神像中穿破禁制而来,灌注到拘魂令中,瞬息间,此人的修为节节攀升,停在了九难四阶。

此时,黑衣人眼中的蒙扬已经渺小如蝼蚁,他有种强大的感觉,下一刻,他全力一刺,就会将这人的身体、神魂刺得粉碎!

他凝神将借用到的神力运转全身,绝大部分灌注在手中的无级刺魂刃上,看到蒙扬的身形犹在摇摇欲坠,立即身化黑烟,双手紧握刺魂刃,冲向蒙扬!

蓦地,电光火石间他看到蒙扬手中金光一闪,一个深黑色的漩涡出现在蒙扬的身前,他不管不顾,调集全部的力量以刺魂刃对着这个黑色漩涡刺去!

轰!

漩涡中荡起一圈一圈涟漪一般的黑色波纹,层层荡开,他这一次的力量竟然就此消弭得干干净净!

黑衣人大惊之下,赶紧生生刹住身形,双手全力往回抽动刺魂刃,谁知,此时那黑色漩涡中竟生出一股莫大的吸引之力,拉扯着他和他的刺魂刃,他差点急出了一身冷汗。

也就三两个呼吸的瞬间,他借来的神力就在这样的拉扯之中,被漩涡耗去,此人感到只要他一旦力竭,就会立即被漩涡吸走,哪敢懈怠下来,便不要命地调用神像中的神力,逐渐刺魂刃开始缓缓被他拉动回来。

就在他看到一线希望之时,蓦地感到身体周围有无数黑点朝他如飞而来!

摄魂旗!

不下百面的摄魂旗,而且都是七级摄魂旗!

天啊,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惊骇之中,此人却不得不松开一只手来,分神去发指弹开那些蚊蝇般涌来的摄魂旗,因此另一只握着刺魂刃的手却带动着他的身体再度被漩涡拉近了几分,并且逐渐靠近漩涡!

此人这时才算是真正被吓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再握着刺魂刃,不得不将手松开,登时刺魂刃被那个黑色漩涡卷走,顷刻间就跟他失去了联系感应。

蒙扬一心多用,强大的神魂支持着他按照自己的设想,一步步实施自己的计划。

三百六十面七级摄魂旗,如飞蛾扑火一般,前赴后继,涌向那黑衣人,被他弹开,立即就有新的摄魂旗补上缺口。黑气涌动着,摄魂旗逐渐将黑衣人包裹起来。

身前的漩涡消失之际,蒙扬不由自主地身形接连晃了几下,不过他的左手却握着那黑衣人的无级刺魂刃!

凝神控制着摄魂旗,消耗着那黑衣人和神像的力量,蒙扬不管不顾地拿出几瓶生魔丹,不下百颗之多,全部吞下肚去,不多时,几乎耗光的血精真气恢复了一大半。

蒙扬明显感觉到,身体周围这处空间的禁制似乎开始在颤动,登时大喜,心知看来这一招有用。不敢怠慢,握住那只刺魂刃接连打出十数道玄奥的法诀,强大的神魂梵音如洪钟般奏响之际,生生冲破了刺魂刃上的禁制,感知附着在印结之上,迅速将刺魂刃中黑衣人留下的精神烙印吞噬得干干净净。

没等蒙扬第一次祭炼完成,他就看到摄魂旗包围中的黑衣人张嘴喷出一大口黑血,精神竟出现了好几丝缝隙,登时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全力催动摄魂旗,展开猛攻。

利用这个间隙,蒙扬完成了刺魂刃地方第一次祭炼,至此,他手上又多了一件无级的兵器。

这件刺魂刃定是那黑衣人的本命法宝,所以被蒙扬强行夺去祭炼,心神立即受到剧烈的损伤,这才在众多摄魂旗的攻击中露出精神破绽,逐渐显得不支。

蓦地,那黑衣人暴吼一声,全身血气弥漫,约有三十几面摄魂旗被他震碎!

蒙扬神魂一颤,这些摄魂旗都是他独特的七十二祭手法祭炼过的,现在碎裂开来,散碎的精神烙印却重新组合在一起,从蒙扬的眉心飞回神魂中,紧跟着识海内魂珠旋转,一股圣洁清凉的气息涌入神魂,将这次神魂的损伤完全修复。

水灵珠的强大修复神通!

转瞬间,黑衣人接连爆吼了三次,先后有接近一百面摄魂旗被其震碎,但蒙扬却不惊反喜,因为他知道这人的借来的神力已经耗尽!

身形急速幻动,蒙扬如鬼魅一般,手握刺魂刃出现在黑衣人的面前,刺魂刃无声无息地刺向他的咽喉!

“叮!”

一声脆响传来,同时间,一股浩大的与判神冥力截然不同的冥力从刺魂刃传递到蒙扬的手臂中,蒙扬的整只手臂登时失去了知觉,那股力道似乎比龙一的力量还具有破坏性!

这股力道轰然冲向蒙扬的脑部,而不是冲向他的脏腑气海,好在此时镇龙塔滋生出一股浩大的吸引力,如长鲸吸水一般,将这股力道吞噬得干干净净。

蒙扬急退,这才看到方才的刺魂刃竟是刺在黑衣人祭出的拘魂令之上!

蒙扬没想到,拘魂令竟然可以像盾牌一般使用。方才若不是镇龙塔发威,只怕他现在神魂一定受到了这股巨力的轰击。

但令他欣喜的是,感知告诉他这处空间的禁制似乎因为能量消耗,而出现了诸多缝隙,再不似先前那般坚不可摧!他顿时明白过来,这股黑衣人祭出拘魂令,再次勾动神像借用神力,神像只得将用作禁制空间的冥力抽出给他,所以这处空间的禁制才会出现缝隙和漏洞!

再次厉吼一声,随着镇龙塔将一股柔和的能量反哺到他的身体,使他的手臂恢复正常,蒙扬再次高擎着刺魂刃冲向那面拘魂令,轰然一声巨响中,拘魂令摇摇欲坠,却是这处空间的禁制完全崩碎于无形!

犹在拼力周旋于诸多摄魂旗中的黑衣人吓得肝胆俱裂!

拘魂牌再次化作图案飞回他手心,摄魂旗涌动的黑潮却令得他不得不再次勾动神像借用神力,也就在这时,蒙扬倏地感到自己和判神之间的联系重新恢复,登时大喜!

耳听得轰然一声巨响,火狐宗广场上那尊牛头神像轰然倒下,原本被禁制隔离开来的火狐宗宗主朴兴军等十几人纷纷朝高空遁来!

蒙扬此时却心中大定,冥力浩然涌入拘魂牌,金光在判官笔上接连闪动,点落在数十面摄魂旗之上,将黑衣人紧紧困住,其余的摄魂旗却倏地翻卷着,如黑潮泛滥一般顷刻间将朴兴军等人吞没!

九个呼吸之后,金光闪耀的摄魂旗中,那九难境界的黑衣人惨嚎不断,已然受到重创,真气耗尽,神魂也陷入混乱之中,蒙扬弹指将刺魂刃掩在一面摄魂旗之后,那人一拳击在摄魂旗之上,刺魂刃却瞬间刺破了他的拳头!

一个呼吸的时间,蒙扬飘身到此人身前,催动拘魂牌将其魂灵摄走。同时间,将其拘魂令和储物戒指收掉。

将这十几面摄魂旗收起,蒙扬没入黑潮之中,数个呼吸的时间将火狐宗一干强者尽数格杀,收走魂灵和拘魂令、储物戒指,长啸一声,大手一挥,漫天的摄魂旗收取一空,如同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急速遁走。

其实,此时的蒙扬功力已经完全耗尽,全靠借来的冥力支持着身法,他不敢直接往寒风谷方向遁走,而是朝北边急速飞行。他记得,北边千里外是一个叫“蓝鸟宗”的宗门。

两次初级空间术的使用次数已经用完,他只想先寻个地方恢复功力,等待时机再返回。

他遁走的方向与寒风谷方向背道而驰,数息之间,已经远离火狐宗约两百里。

蓦地,天空似乎忽然裂开了一道巨大的缺口,黑暗中一片血光骤然出现在天际,将火狐宗三百里方圆映照成一片血红!

一股强大的寒意从蒙扬的后背径自蔓延到头顶,这是面临死亡威胁时才有的反应!

感知告诉他,这三百里之地已经被牢牢禁锢,天空出现了一只血色的巨手,正狠狠碾压下来,带着足以摧毁万物的强大死气!

糟糕!这是神君亲自出手了!这样的力量,就算他借用全部的判神神力,再将自己真实的功力尽情施展出来,也无济于事,这样强大到无以复加的力量面前,一切都等于虚妄!

原本跟他的拘魂牌保持着感应联系的判神神念,骤然开始颤抖不休,断断续续,时有时无,终于完全断绝!

蒙扬身形蓦地急速下坠,如流星坠地一般跟着碾压而下的血色巨掌几乎不分先后地坠落到地面!

无声无息地,那只血色巨掌将火狐宗方圆这三百里之地生生碾压成了平地!

这三百里之地生生被击沉了千米!

在这范围内的高山、树木、花草全部化成了齑粉,血光中,这里下沉了千米化作一片无比平整之地,再无一丝一毫生机!

一股足以粉碎一切的威压逐寸逐寸地从这片平地中扫过,直到确信再无一丝生气才倏地收回,血色巨手从洞开的苍穹中一闪而逝,黑暗再度将黑洞填补。

奇怪的是,将三百里之地生生击沉千米化为平地,至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声响传出,所有魔光群岛的人都没有感应到半点异动。

绝对禁制!

从黑狼堂、暴熊宗来到青虎堂镇守的龙一和胡思思,分别端坐在一间静室中入定修炼,蓦地同时感到心神剧颤,他们之间和蒙扬的那一点特殊感应倏然断绝!

这一次心神剧震差点令两人心神失守,走火入魔。

蒙扬出事了!

两人不约而同地地奔跑出屋,碰面的瞬间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惊惧和不安,就在此时,他们手上的拘魂牌中忽然传出一个苍老威严却似乎十分欣喜的声音:“速来觐见!”

没等两人醒过神来,一条黑色的空间通道出现在两人面前,两人跃身进入,须臾回到了霸神楼第九层,却只见到詹际站在神像之前,刚刚收起金色的判官笔。

龙一、胡思思面色铁青,也不参拜,似乎神像也无怪责之意,詹际面带狂喜之色,冲着神像拜了一拜,身躯一颤,这才说道。

“两位,这次大长老立下大功了!”詹际的语气中掩饰不住的激动。

“什么大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龙一冷冷地问道。

“我也是刚刚接到神谕,这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怕两位担心大长老安危,这才将你们召回!”

“大长老是不是独自去了火狐宗?”詹际问道。

龙一、胡思思沉吟一下,点点头。

“火狐宗三百里方圆,被神君击成了平地,他用的是绝对禁制的神通,三百里之内万事万物尽皆化作虚无。不过,两位无需担心,大长老平安无事。”

“你怎么知道?”胡思思质问道。

“两位,判神他老人家降下的神谕,还会有假?大长老这次潜入火狐宗,不知为何却惊动了一尊四大天王的神像,封绝了那里。”

“大长老在那里与人展开了生死决战,你们知道跟他动手的是什么人么?知道那人是什么修为吗?”

“告诉你们,判神他老人家说,以大长老的资质悟性和应变能力,也许只需要他老人家三分之一不到的神力支持,就可以一人荡平火狐宗。不过,这一次火狐宗不单有一尊四大天王的神像护持,还来了一个九难境界的绝世强者!所以,才将大长老困住。”

“由于事先大长老并未与判神他老人家沟通,直到他被封绝在里面,判神他老人家才知道。谁知,大长老实在太过神勇,在失去神力加持的情况下,竟将那九难境界的强者格杀,还将那尊四大天王的神像震碎!判神他老人家为此赞叹不已!”

“殊不知,就在大长老离开之际,神君竟亲自出手了!而且一出手就是只有神祗才能施展的神术————绝对禁制!那是因为大长老这一次彻底触怒了神君。”

“毁掉四大天王的神像,尚不足以令神君不顾一切的施以辣手,最关键是那个九难境界的强者,你们知道那人的真实身份么?”

詹际捻须故意卖关子,顿住话头问道。

龙一按耐不住,一把拎着詹际的脖子,就在判神神像面前厉喝道:“你要是不赶紧说完,老子一把掐死你!”

詹际看到龙一那泛着绝世凶光的眼神,不明白这家伙为何敢在神像面前暴走,偏生神祗竟不加怪责,颤声道:“你先松开···咳咳,我说还不成么?你别急嘛!”

龙一松开大手,将詹际丢在地上,怒喝道:“快说!”

詹际觉得背心一阵发麻,哪敢怠慢,赶紧将判神告知他的尽数说出。

原来,跟蒙扬对阵的那个九难境界的修者,是神君的一具血傀,是神君一滴精血所化的傀儡。因为发生了三宗之地以及寒风谷大战的变故,终于将神君从入定修炼中惊动。

他将三十滴精血所化的血傀和四大天王的神像送到三十个宗门,就是避免再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没有选择直接出手对付霸神宗,是因为判神和四大天王达成了停战的协定。

但是,蒙扬私自潜入火狐宗,事先并未知会判神,却一举毁去了神像,收掉了神君这滴精血所化的血傀,立即引起了神君的无比震怒。

这样一来,只要是蒙扬返回霸神楼,将收到的那缕来自血傀的魂灵上缴给判神,判神将修为大增,而神君则因为失去一滴精血而修为受损。此消彼长,判神自然无比欣喜。

尤其是蒙扬最后关头并未直接往霸神宗方向逃遁,而是飞往“蓝鸟宗”方向,使用绝对禁制毁灭了一切的神君并不知晓当时的火狐宗到底发生了何事。

至于,龙一和胡思思十分担心的蒙扬则并没有多大的危险,过几日自然会安然返回!

不过,龙一和胡思思却并不相信詹际的话,绝对禁制之下,万物皆化作虚无,蒙扬正身处其中,岂能幸免?

怎么办?(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异界生活助理神斗破苍穹掌御星辰骨神龙王传说太古神王越界雄霸蛮荒完美世界钢之魔法师篡命铜钱孤影魔仙我的主神游戏洪荒之无极圣帝人皇火影之狂鬼自来也妻乃上将军天骄无双末世星辰最强杀手系统战神领主绝对死亡游戏